第12章 家族往事

更新时间:2016-04-13 15:24:15 作者:白道 字数:3016

这么多年来,白道头一次回到自己的家,在与白母聊天的时候,白道还不停地打量着四周的情况。

  家中相当的干净,虽然家里的东西都是已经用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之久,但是在林蕙的细心收拾下,看不出半分的破旧,而是给人一种很温馨的感觉。

  看着屋中简单的几样家具,白道更是感觉自己这些年来愧对母亲,以前年纪小倒真是不感觉什么。现在老道士离开了自己,白道真是觉得要及时行孝,莫落个子欲养而亲不待。

  说了一会儿体己话,母亲便继续回厨房收拾饭菜,白道看着面前的菜肴,却是没有半分胃口下咽。

  按照老道士李闻正的话,相师们大多都难逃五弊三缺的宿命,虽然自己的命运无人可以看透。但是难不成自己以后在这条路上走得久了,万一日后和师父一样,落了个孤苦一生的下场?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家人会不会因为这个受了牵涉。想到此处,白道更是觉得食难知味。

  不过自己年纪尚轻,说这些倒也还早,只要日后少泄天机,把持己身,如果有机会再去查查这五弊三缺究竟是如何才能够破解就行。

  “你这孩子,怎么回来了也不吃饭,是不是在外面不按时吃饭习惯了?”林蕙从厨房中端着一盘青椒炒肉走出来之后,看着儿子的模样,问道。

  “没有,就是思考一下人生与理想之间的博大精神关系,老妈你也赶紧吃饭,别再做菜了,我就这么大个肚子,您再继续坐下去我可真是塞不进去了。”白道看了一眼桌子上已经摆的满满当当的菜肴,苦着脸看着林蕙道。

  “你这孩子……”林蕙拍了一下白道的脑袋,解下围裙,坐在白道对面,自己也不吃饭,只是看着白道吃菜。

  “妈,您也吃啊……”白道说着话,给母亲夹了一块菜。

  “好,好,我也吃……”

  林蕙看着碗中的菜,心中一暖,儿子长大了,孝顺了。哪都好,就是还是跟他爸一样,学的是风水相数,想起来白道父亲,林蕙神色一黯,放下手中的筷子,看着白道轻声道:“白道,你现在也大了,是时候找个正经工作了,等工作的事情弄好了,再找个工作,妈也就是死了放心了。”

  “妈,您说什么呢?”白道看到母亲面上的表情,白道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抬头望着母亲说道:“您不知道,我师父说了,我天生带着铁口直断的命,只要我说什么,只要不是太过分就会实现。咱们以后的日子绝对好好的,您就别担心了。”

  林蕙使了劲儿的摇头,意思很明显,不想再让白道继续走风水相术这条路。而且白道的父亲是因为什么才没的,她心里边要比所有人都更加清楚,也正是因为这样,她才更不想让白道重蹈覆辙。

  正在此时,餐桌旁的电话突然叮铃铃响了起来。

  白道听到电话,一伸手就拿起来放在耳边。电话对面的人听到电话接通,一口地地道道的京片子道:“请问,这里是林蕙的家么?”

  “对,你们找我妈有什么事儿么?”

  这话一出口,白道明显感觉到电话对面说话人的声音变得急促起来,电话那边更是有几人在说‘大姐儿子回来了’之类的话语。

  “我是林蕙的妹妹,麻烦你让她接下电话好么?”

  “妈,你的电话,说是你妹妹。”白道颇有些奇怪的看着母亲,将电话递给了她。

  从小时候开始,白道就发现自己家里永远要比别人家里更干净,长大之后更是觉得母亲和其他家庭妇女完全不同。做事张弛有度,待人委婉温和,而且更是有种独立坚强的性子,即便是和这些年白道在江湖上闯荡遇到的那些女强人,比起母亲身上的气质来,都有些不如。

  但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在山上呆着,母亲每年去见他,也只是关心他的成长,没有说自己家庭的情况,这些年来白道除了知道自己父亲原本也是学相的以外,母亲这边的事情是一点也不知道。

  见母亲在对面轻声和电话对面说着话,脸上神情越发地古怪,白道对母亲的身世更加的好奇起来。

  电话打了一个多小时,母亲才把电话放下,白道也终于上前问了一下情况。

  在母亲的讲述中,白道大体知道了一些情况,在一个混乱的时代,一些家庭原本比较有钱的家族,被踩在了地上,下放到了地方接受所谓的劳动改造。

  当时白道的外公林玉成也被下放到了豫南的一个小山村里面,他参加劳动改造,而白道外公的四个儿女也都跟着他下放到了山野间。

  后来的剧情很老套,一个显赫世家的女儿和一个行走江湖铁口直断的相师遇见,相识,相知,相爱。再然后便是家中所有人的抵触。当时和林玉成一起下放的还有另外一位开国将军,两个人是从小便开始的交情。

  在那个混乱的年代,林玉成的这个老战友更是没少帮助他们一家人。当时两家的大人都已经开始将这件事情提上日程了,正在此时,林蕙芸突然站出来说自己有了心上人。

  江湖相士在老辈人的眼中是下九流的存在,虽然说林家并没有世俗这样的偏见,但还是不希望以后受人指指点点,而老朋友那边的儿子更是一病不起。林玉成恼怒异常,坚持要让林蕙芸从白道父亲身边离开,但是从小性格就异常倔强的林蕙芸不管怎样都不肯分手。

  事情越闹越大,时间越拖越久,终于浩劫结束,所有下山劳教的老前辈得到重返北京的机会。而这时候,林蕙芸提出要和白道父亲结婚,然后一起回燕京。

  恼羞成怒的林玉成当场发话,除非分手,不然一辈子就不要回燕京。林蕙芸最终还是坚持留在了豫南的这个县城,然后和白道父亲完婚,最终有了白道。

  林玉成的老朋友回到燕京以后,便成了当时军队中的主要领导人之一,而这么些年过去,虽然那位老爷子已经退居二线,但是他们家开枝散叶,显赫异常。

  而那位老朋友的儿子还一直挂记着林蕙,从白道父亲死去的那年开始,林家就一直劝说着林蕙改嫁。

  一开始他们还担心着白道的问题,后来白道一直没有在家出现,他们便以为白道已经死去,所以就更是没有把白道放在心上。

  这次白道的归来,倒是让他们也有些意外,同时林家那边也松动了许多,最少这次没有再劝说林蕙改嫁的事。

  不过话说到这里,白道又不由地问了一句,“妈,到底当年你和爸是怎么回事儿,能和我说说么,长这么大,我还不知道有关爸的事情呢。”

  林蕙咬了咬嘴唇,泪眼朦胧,近乎自言自语喃喃道,眼中写满了回忆和哀伤。

  白道的父亲叫做白清源,原本是一个相术高手,只是动乱那几年,被批斗成牛鬼蛇神,打倒在地,还要痛踩一脚。初到豫南的林蕙对于当地的饮食之类很不习惯,生了一场大病。这个时候白清源被人叫来治病。两个情窦初开的年轻人就这样相识。

  一个是黑五类,一个是牛鬼蛇神,但并不妨碍他们感情的发展。白清源身体瘦弱,但一天下地劳作之后,依旧敢爬山为林蕙采摘鲜花做成花环,更是经常晚上步行十几里山路去见林蕙一面。

  如此这般,林蕙的一颗心渐渐被白清源所吸引,而且在这样混乱的年代,除了爱情之外,似乎也再没有什么能够给人生活的希望了。

  但是家中的阻力对于这两个年轻人来说实在是太大了,虽然林蕙并没有将自己家中的阻力告诉白清源,但是细心的白清源还是能从林蕙的脸上发现些什么。

  尤其后来平反之后,林家亲自找上门,质问白清源:能给他女儿什么生活?有什么资格拦阻他女儿回北京?

  白清源到这个时候才知道林蕙心中藏着多大的压力,从这个时候开始,白清源拼了命的劳作,做事,希望能让生活更好一些。当初林玉成和白清源的谈话,还是被林蕙听说,再看到白清源的辛苦,林蕙终于和家中彻底决裂。

  白清源性格无比好强,但原本也算是世家的公子哥,什么时候做过体力活,而且动乱结束之后的那几年,人们对于风水相术这些东西也还是当做封建迷信,白清源只能出门做工,下煤窑,装火车,但凡是能赚钱的就去做,不图别的,就图能给自己女人一个不错的生活。

  改革开放之后,对于风水相术重新重视起来,来找白清源的人也开始多起来,林家的生活这时候也终于有了起色。

  突然有一天,白清源出了一趟远门回来之后,卧床不起,没过多久就撒手人寰。当时医生检查说应该是积劳成疾留下的病根导致。

  也正是白清源死前,将白道交托给了李闻正。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