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回家探母

更新时间:2016-04-13 15:23:27 作者:白道 字数:2323

风风火火取完钱回到家中的郑元,惊诧的发现,自家三楼的楼道里多了一个五花大绑的老头儿。头发稀疏,尖嘴猴腮,獐头鼠目,身形短小,看上去就不像是个好货。

  郑元一脸畏惧的贴着墙边,走到一边大马金刀坐着的白道身边,双腿打着哆嗦,颤声问道:“道长,这货就是您捉住的邪魅?”

  这都是哪跟哪啊,白道听到这话哑然失笑,这郑.源还真是风声鹤唳,前段时间的折腾都能让他把大活人当做邪魅了。

  “这是暗地里坏了你们家风水格局的那个人,他见我来祛除邪魅,就过来阻挠,被我制服捆绑在这里。”白道俨然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,只是苦于下颌上没有几撮长须,不然这架势,这腔调,活脱脱就是神仙下凡转世。

  白道接着道:“这东西就交给你了,记住一定要用黑狗血泼在他头上,然后将他泡在粪坑中三天三夜。不过别让他死了,三天时间满了之后把他放了就行了。”

  看了眼地上歪歪扭扭躺着的米其灵,白道撇了撇嘴,心道便宜了你小子,要不是念着你刚才走到鬼门关的时候,最里边叫了声师兄,小爷今天不把你留在这就不是浪里小白龙。

  “行,道长,您做法累了,下楼休息吧,我让我儿媳妇儿杀鸡做菜给您吃。这货您就放心交给我,咱们茅山脚下,黑狗血这些东西都齐全。”郑元听说身前是人不是邪魅,胆子也大了起来,便应承下来。而且想到这人是破坏自家风水格局的元凶,更是忍不住踹了几脚。

  可怜米其灵,原本打算只是祸害白道一下,却没想又被白道给扣了个屎盆子,而且还要淋上一身那腥臊玩意儿。

  淋黑狗血、浸粪池这玩意儿也是华夏文明里传承了上千年的东西,想当初左慈就被曹操给淋过一身黑狗血,还浸了粪池,说是要破坏掉法力。

  其实这两件东西,起不到这样的效果,而像曹操那样的人,也不会去开罪左慈这样的神仙人物,要不然曹家基业,早就被他给祸害的干干净净。

  但传说毕竟是传说,民间牵强附会的东西很多。

  本就是小村庄,这些东西找来都不费功夫,不多时,白道便看到米其灵鲜血淋漓的被扔进了粪池里发酵,更是有不少与石家想好的亲朋过来观望。

  “不知道被那么多小白蛆在身边拱来拱去会是什么滋味……”

  白道摇了摇头,不敢再想象下去,要不然估计中午饭都吃不下去了。他知道米其灵不会在这粪坑中呆多久,那个jim被自己蒙蔽天机的手段挡住了找米其灵的线索,但最多只能维持半天而已,等jim过来,米其灵还是会被他捞出来的。

  只让米其灵在粪坑泡半天倒不是说白道心慈手软,而是这么些年在江湖中摸爬滚打,白道越来越发现,一个人不能够以自己的善恶观而活着,做事更不能狠辣至极,如果那样,早晚有伤天和,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就玩火自.焚。

  这也是白道没有询问米其灵口中那天大秘密的原因,煌煌天道,尚余其一。

  人不能贪得无厌,白道虽然自恃跳脱,但是想到米其灵为了那事情疯癫的模样,还是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不受诱惑。

  既然如此,那还不如索性不问,也能给自己少些麻烦。

  白道从石家离开已经是下午光景,郑元一个劲儿的千恩万谢,中午更是将家中亲朋悉数喊来,陪白道吃饭。那些人见白道一出手就将石家原本眼看要死的孙子治好,便纷纷热情敬酒,希望将白道灌醉,能去他们家走上一遭,改变一下家中的风水格局。

  只是他们还是小看了浪里小白龙在江湖上的赫赫威名,一圈酒之后,石家所有男丁悉数醉倒在酒席上,只有白道笑靥靥的安稳坐着吃菜。

  不过此时白道心中却没有像表面上那样平静,越喝酒白道心中便越有一种冲动,去见一见他的母亲。

  酒足饭饱,白道拿着钱便去了茅山脚下的长途汽车站,思来想去,还是打算回家一趟。从三岁那年开始,已经十五年了,他都没有回去一步。

  也还不知道老妈一个人在家里怎么样,俗话说的好,父母在不远游,自己这样在古代已经算得上不孝了。

  汽车颠颠簸簸,但看着窗外熟悉的风景远去,白道心中却没有半分不快。虽说这边风景不如茅山秀丽,但白道还是觉得越往前走,心里边越是踏实。

  白道到达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午饭时间,站在楼下,变能听到楼上家家户户煎炒烹炸的声音,闻着楼上传来的阵阵饭香,白道更是觉得舒畅无比。

  按老头子留下的地址,走上楼梯拐角,便听到屋内炒菜的声音,白道心中突然一酸。

  老妈而今已经年过半百,父亲又早就不在了,孤身一人在这,身边连个照顾说话的人都没有,按理说自己这做儿子的是应该陪着老妈,不应该出去肆意晃荡。想到这里,白道更是想抽自己两耳光。

  “白道?”房门突然打开,老妈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,也许是母子连心,白道刚到家门口,正在做饭的白母便觉得心中不安,便过来开门。

  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白道看到老妈额上斑白的头发,声音突然哽咽起来。

  要知道从小他就被师父抱回了山里,每年最多也就是过年的时候见到去茅山的母亲,心性早就坚硬无比,可如今看到母亲的白发,却是有一种扑进怀里大哭一场的冲动。

  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,哭啥啊,我又不是生病住院,看你这模样……”白母看着白道湿润的眼角,抓住白道的手就往屋里拉。

  白道也不怕听到动静出门观望的邻居笑话,一把就将老妈抱在了怀里,“妈,我以后哪都不去了,就在家陪着您。儿子现在有本事,怎么着都能赚到钱,我要陪着您让您过好日子……”

  母子情深,而且家和其他地方也都不一样。只有在家中,才有温馨,才有安稳,心才能安宁下来。那些出门打工,一年只能回家一次,甚至几年才能回家一次的游子,最能理解其中心情。

  “你能回来看我就好,虽然妈年纪大了,但是还是知道,儿子大了就不能留在身边,外面花花世界,才是他们闯荡的地方,等什么时候你在外面闯出名堂了,把妈接过去也不迟。”白母拍了拍白道的后背,心中也是颇为感慨。

  虽说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儿子能够留在身边陪着自己,但是白母更知道男人就该出去闯荡这个道理,自己不能像牢笼一样把儿子束缚在家里。

  只有在外面,才能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,也才能有机会帮自己狠狠的扇家族那些人一耳,告诉他们,谁说她林蕙嫁错了人生错了孩子!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