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扔出店外

更新时间:2016-04-22 12:50:00 作者:风流社长 字数:3067

火锅店到这个时间段本来人就不多,加上董涛气势汹汹的一闹,吃饭人的心情也就基本毁的一干二净,但杜飞动手后,性质又不一样了。指不定一会儿要发什么什么事儿,顾客们接二连三地离开,本来就没吃好自然也不会结账。转眼间火锅店就空荡荡的,除了杜飞等一行人外,就只剩下目瞪口呆的服务员了。
  而此时在火锅店楼上的一个办公室里,当抽泣着的服务员将这件事说了一遍以后,办公桌后面的老板猛地就站起身来了。
  “可恶,太过分了,敢来我的店里闹事?还动手打了我的店员?”随后他就拨打了一个电话,“喂,老张是吗?你来我店里,有人闹事……对,对……”
  打了这个电话以后,那个老板就说,“你跟我下去看看。”
  这家火锅店,叫做黄金火锅。而黄金火锅的老板,姓雷,就叫雷黄金。
  雷黄金在这条街上,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。他的出身和拾宝街的陈威差不多,不过比陈威那小子幸运多了。
  说白了,人家可比陈威有思想多了。十年前的雷黄金是一个小混混,可就凭借着那满腔的热血,短短十年就开了这么一个市区比较大的火锅店。
  现在是有钱了,雷黄金也不是十年前的雷黄金了,他的性格变得温和了许多,见谁都笑哈哈的,一副老好人的模样。
  但这不代表就有人能在雷黄金的脑袋上拉屎!
  雷黄金气坏了,他真的气坏了。他心想,到底是谁这么不懂事,难道之前就没听说过你雷爷的名号吗?
  不过当雷黄金出了办公室,遇见了一个人以后,满脸的煞气立刻消失的无隐无踪。
  孟兴东!
  整个北海市,凡是有点身份和地位的人,谁不认识他孟兴东啊!
  本来一脸怒容想要收拾找茬闹事的人,结果瞬间就换上一副恭恭敬敬的面孔。
  “原来是孟少啊!不知道什么风把孟少给吹来了啊!”雷黄金立刻满脸的笑容,同时他心里嘀咕着,这家伙怎么会来这里,难道刚才发生的事情,和他也有关系?如果是这样,那就难办了。
  说实话,雷黄金很看不起孟东兴。孟东兴嚣张跋扈、中无人,自己没什么本事,不过全依仗家世胡作非为,为人有好色无度,根本是个败家子。
  可是雷黄金却不得不对孟东兴低三下四的,他看不起孟东兴,却也得罪不起。
  谁让孟东兴有一个天宇集团掌舵的老爹呢!一般的有钱人也就算了,可孟东兴他爹,在成立天宇集团之前,那在北海市是数一数二的地下带头大哥!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,雷黄金都将孟兴东的老爹当成是自己努力和奋斗的目标!
  “雷老板。”孟东兴看来也认识雷黄金,“真的很不好意思,我的一个朋友他女人出轨了,所以我们跑过来教训一下那个女人,还有那个奸夫。”
  雷黄金一听这话,心里更不痛快了。
  你孟东兴捉奸我没意见,可是你也不能打扰我做生意啊!
  看着店里一片狼藉,所有的人都趁乱跑了,雷黄金都快哭了。
  你这一捉奸,倒是做了一件好事,让大部分人免费吃了一顿饭,但损失的是我啊!
  “真是的,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!太过分了!不过孟少,你看我这里……”雷黄金一脸的为难。
  他的意思很简单,你捉奸我不管,你但破坏我的生意我就不能不管了。
  孟东兴一声冷笑,然后从怀里摸出了一张支票,“这里有五万块钱,足够了吧?”
  雷黄金一愣。五万块?
  说实话,这足够一个火锅店两三天的营销额了。
  “这,这怎么好意思呢。”雷黄金有些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。
  “这就当是给你的补偿。哼,我会少这点钱吗?”孟东兴直接将支票扔在了地上,然后迈开大步朝着火锅店里面走去。他倒是要看看,到底有什么人不开眼,居然敢动自己的人!
  说实话,本来以董涛的身份和地位,无论如何也是成不了孟东兴手下的。但巧就巧在,董涛他是艺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!
  要知道艺术学校的那些妹纸是要身材有身材,要容貌有容貌,吹拉弹唱那个俱佳啊!而自从收了董涛这个小弟以后,利用他在学校里的职务,孟东兴自然有了不少的收获。
  用一句话来形容,那就是天天当新郎,夜夜换新娘!
  现在董涛打电话说被人欺负了,孟兴东本来因为身积压的阴郁的原因,情绪就和火山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爆发,此时看自己的人被欺负,他是真的炸了。也没有问谁,挂了电话就气冲冲的赶了过来。
  其实他也不是真心想为董涛出气。董涛他算什么?就一个学生而已。他就是心情不爽,想要找人发泄而已。
  在孟东兴的身后,跟着好几个大汉,以及一个女人。
  这些大汉都是孟东兴的保镖,身手都很不错,此时像是感染到了主人的情绪,一个个脸上都带着杀气,其中还有杜飞曾经教训过的那几个人。
  而那个女人,赫然就是杜飞的前女友,何晴。
  何晴的日子很不好过,在孟东兴身体没有出问题之前,何晴是他的玩物。孟东兴高兴了,还能把他当成宝贝一样的捧在手心里。可是自从孟东兴身体出现问题后,何晴赫然就成了孟东兴的出气筒。
  但是何晴不敢反抗。
  她是知道孟东兴脾气的,真要惹到了孟东兴,她在这北海市也呆不下去了。
  何晴不单单是不敢反抗,甚至连逃走都不敢。她知道,只要孟东兴想要找到她,就算她身在天涯海角,也能给她抓回来!
  现在的何晴,早就开始后悔了。当初和孟东兴在一起是为了他的钱,现在倒好,别说钱了,每天不挨打就不错了。
  看着孟东兴大步走进了火锅店,雷黄金将那张支票装到了怀里,想了想就又打了个电话,“喂,老张吗?没事了,没事了,哈哈,不用来了!有时间咱俩好好聚!”
  打完了这个电话,雷黄金就屁颠屁颠地跟了进去。
  他还是有些不放心,他生怕孟东兴会将那人往死里整。说实话,那个惹了孟东兴的人,断胳膊断腿的雷黄金压根就不在意,他担心的是死人。店里要出了人命,那他这个店可就开不下去了。
  转眼间,孟东兴已经带着人到了包间的附近。在这个时候,一个令他没有想到的情景出现了。
  一个人从包间里飞了出来。
  是董涛!
  此时的董涛和炮弹一样,飞出来以后直接落在了孟东兴的脚下。仔细一看,他的脸都扁形了,青一块紫一块的,脑袋更是被人开了瓢,鲜血顺着脸颊流下来,将身上的衣服染出了一朵朵桃花。
  “妈的,是谁这么大的胆子!”孟东兴发火了。
  如果说之前,孟东兴只是带着无聊的目的想要发泄一些自己的情绪才来的,那么这一刻,里面的人是真的惹到了他。
  当着他孟东兴孟少的面,将他的人给打成了猪头样和扔垃圾一样的扔在地上,这无疑是在打自己的脸。
  孟东兴感觉自己脸颊火辣辣的,眼神里的怒火都快要将整个火锅店给烧起来了。
  正当孟东兴准备进去看看,到底是谁这么无法无天的时候,包间里又飞出了几个人。
  是董涛的那些兄弟!
  此时董涛的那些兄弟比董涛也好不到哪里去,一个个都躺在地上,惨叫连天。
  “这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孟东兴气得浑身颤抖,这是连环打脸啊!
  “孟少,你可算来了啊!”此时被打成猪头的董涛看到了救星,从地上爬起来,抱着孟东兴的大腿哭号了起来。
  孟东兴一脚就将他踹到了地上,“你没告诉他,你是我的人?”
  “我说了啊!我说你们别太猖狂,孟少很快就来。可是里面的人冷笑着说,孟东兴不来还好,孟东兴要是来了,我连他一起打!孟少,我这说的可都是实话啊!”董涛哭着说。
  他心里太委屈了。
  里面就一个男的而已啊,而且细皮嫩肉的,一看就知道是好欺负的主儿。谁能想到他这么能打啊。
  自己带来的这几个兄弟在学校里就经常打架,身手都不错,没想到被那个人三拳两脚就摆平了。
  孟东兴听了以后勃然大怒,他冷笑着,“你们几个去将里面的那小子给我拖出来!”
  孟东兴身后的几个大汉立刻走了进去。
  在路过董涛他们的时候,几个大汉还一脸不屑的表情。
  早就听说,里面是一个小子加上一群姑娘,这个董涛还有他的兄弟真是废物,这么多人连一个小子都摆平不了!
  也难怪,学生就是学生,又怎么和他们这些人相比呢?要知道这几个大汉,那可都是退伍军人出身,受过的是军事化的训练,还不至于连个打架都摆不平。
  不过当这几个大汉在走进包间的那一刻,却傻眼了。
  他们当然认识杜飞,在被杜飞修理过以后,他们当天晚上回家还都做了噩梦。
  太可怕了,要知道他们的身手在部队里都是很不错的,什么风浪没见过?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