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差点失控

更新时间:2016-03-03 22:14:00 作者:斓怡 字数:3027

咫尺之距,只见两块健美的胸肌,与八块腹肌相邻,无愧型男二字。不管哪个女子见了,都会为之惊呼,身材实在太棒了!

  凤轻吓懵了一刻,回神过来,才遮住自己的身子:“你这变态,谁让你脱了,快穿上!”说着,想从浴池离开,奈何找不到浴巾,只能乖乖待在池中。

  不得不说,与他的胸肌相比,她确实算得上身材扁平。

  唉,这么一个极品美男、型男,能文善武还会做饭,怎么就配了她?

  一般女子都会为之欣喜,凤轻却是一心苦恼:“我为什么要怀上你的孩子......”

  嘀咕声小,楚瑜并没有听见,自顾自地脱去浴衣,轻手轻脚地下了浴池。

  感觉到靠近的气息,凤轻更是一吓,连忙躲开几步:“你别非礼我!”

  非礼?楚瑜上下一个打量,不屑一笑:“自作多情。”

  孤男寡女,同在一个浴池洗澡,叫她怎么能不想歪?

  凤轻试探一眼,确认他没有那个意思,才稍稍放松:“那你什么意思?”

  见她眼神防备,一脸惊恐,楚瑜脸一黑:“能不能别把我想得那么龌龊?咱们只做过一次,还是你主动引惑,我从来没说过对你感兴趣。”

  字字痛击她的虚荣心,凤轻脸色一沉,就算真的不感兴趣,也不能直说吧?嘴毒的变态!

  想着,她努努嘴:“我没有多想,这不是问你什么意思嘛!”

  与一池温暖相比,他的脸色冷若寒冰,不肃而威:“没什么意思,过来给你按摩。”

  按摩?她不解。

  楚瑜却不多看一眼,伸手将她背了过去,轻抚上她的雪肩,这才解释:“药浴要配合着按摩,才能达到最佳的安胎效果,我信不过侍女的手艺,只好亲身上阵了。”

  大手轻抚上的一刻,凤轻只觉全身麻酥,肩上的汗毛全部立了起来。只按了两下,她已经受不住,身子不由得一阵轻颤。

  感觉到她身子的变化,楚瑜动作一顿,自心底袭上一股热流,不过很快压了回去。

  记得一个多月前的那次亲密,亦是这样的热流,令他痴迷、兴奋,甚至疯狂。

  那一次之后,他本以为自己不会再情动,没想到还是忍不住。

  他自诩是个自控力很强的人,不会轻易对女子有异心,她却有一种本事,能令他卸下所有心防。这种奇妙的感觉,究竟是情动,还是心动?

  一刻之间,热流袭上、压下无数次,折磨得他全身难受。

  楚瑜面色更冷,似乎想用自己的清冷化解身上的火热,可惜无济于事。

  “怎么了?”凤轻感觉到一丝不对,转头看了他一眼。

  见她脸色平静,没有一丝情意,楚瑜眸色一深,一股怒意钻了出来:“你不知道怎么了?”

  她应该知道吗?

  如今的他,脸色比任何时候都要冷寒,身子却烫得异常。又生气了?

  凤轻不明所以,朝他眨了眨眼:“你身子不舒服?”

  楚瑜轻轻一点头,眸子微微眯了眯:“你没有不舒服?”

  “我自然没有不舒服。”凤轻更加不解,如实答道。

  这个女人,他为之情动,她却置身度外,仿佛事不关己。

  他嘴上说自己不在乎,其实真正没有感情的是她!

  如此想着,心里生出一分不平衡,楚瑜狠狠咬牙,紧紧抓住她的双肩:“你果真坦然?”

  凤轻一吓,小身板一颤,下意识护住自己:“你干什么,放开我!”

  占有了他的身体,还弄得他心神不宁,她倒好,这时候才知道守身如玉!

  楚瑜眸色一沉,怒火中烧,狠狠在她唇上落了一吻:“这样还能坦然?”

  “嗯......”凤轻逃之不急,生生受了一吻,懵色之间不乏惊愕。

  见她眸中仍无情意,楚瑜更是恼怒,对着她的红唇再次吻了下去。

  “别......”凤轻一震,反应迅速地偏过头,顺利躲过他的吻。

  她越是逃跑,他的亲近欲越浓,不放弃地再次吻过去。

  “你别这样......”她再次躲开,吓得不敢呼吸,小脸一瞬涨得粉红。

  “你别动!”楚瑜双眉一蹙,霸道地按住她的头,准确吻了上去。

  正想深吻,外头突然响起一阵通报声:“侯爷,圣旨驾到!”

  一听圣旨,楚瑜才恢复了理智,拿过浴巾的同时,迅速从浴池离开。

  一直好奇男性的象征,如今就有现成的,凤轻下意识朝他看去,奈何他穿衣太快,什么也没看着。

  注意到她的眼神,楚瑜嘴角一笑:“怎么?方才还故作矜持,现在就暴露本性了?”

  一句被他揭穿,凤轻不由羞怒:“什么暴露本性,我做什么了吗?少污蔑人!”

  楚瑜扯扯嘴角一笑:“装出的矜持,别扭得很!”说完,已经穿好衣裳,转身离开了浴室。

  没过多久,清莹便拿着干净衣裳进来:“郡主,圣旨到了,奴婢伺候您穿衣吧!”

  想起刚刚差点失控的一幕,凤轻小脸一红,不由生气:“你去哪儿了,怎么去了这么久?”

  清莹难为情地一笑,小脸跟着一红:“奴婢看侯爷进来,自然避开了,不然打扰了两位主子,得了怪罪可怎么好?”

  又说到主仆的地位上,凤轻也不好为难,只能轻轻一叹:“突然闯进来,真是吓死我了,还好圣旨来得及时。”

  这么说,两位主子没有亲近?

  想此,清莹的笑脸一耷,伺候穿衣亦是一脸委屈。

  两位主子除了一个多月前的错乱,就没有再亲密过。一直分居的两人,短短几日便生了不少矛盾。

  虽说孕中不能乱来,但必要的情调还是需要的。清莹暗暗一叹,两位主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陷入热恋呢?

  桃花迟开,粉了瑾侯府的花园,不时有蜜蜂作响,圣旨便驾临于此。

  楚瑜二人收拾了一番,才匆忙赶来,跪下接旨。

  宣旨的并不是李佺,而是轩辕拓。

  如今的轩辕拓,可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,请他来宣旨,可见这道圣旨的重要性。

  “奉天承运,凌晟皇帝诏曰:瑾侯楚瑜......”轩辕拓一口气读完了圣旨,内容很简单,就是赐给楚瑜五位美妾。

  谁都听得出来,这是轩辕拓向皇帝求来的圣旨,为的就是让楚瑜收收心,免得跟他抢女人。

  圣旨一递,楚瑜却不伸手去接,反而冷了面色:“先前皇上赐婚,对方都惨遭杀害,请恕小侯无罪,不能接受圣上好意!”

  猜到他会这么说,轩辕拓眼角一弯,给了他一个标准的微笑:“先前赐婚都是正室,这次是侍妾,不一样。父皇担心瑾侯府传宗接代的问题,只有三郡主一人不够,总要儿孙满堂才对!”

  说着,试探一句:“三郡主以为呢?”

  简短的六个字,都问到了两个男人的内心,两人一同期待,都希望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  感觉到双方的压力,凤轻为难地左右一看,无奈一笑:“皇上给瑾侯纳妾,还问我的意见,似乎不妥吧?”

  谁也不得罪的回答,两人亦是尴尬一笑。

  一时间,花园陷入一片宁静。

  不知静默了多久,楚瑜突然一个伸手,像是示意。

  骞敬会意,自布包中取出百张宣纸,恭敬地交到主子手中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轩辕拓有些好奇。

  凤轻首先认出百张宣纸,猜到他会交出来,连忙伸手阻拦:“你别乱来啊!”说着,向着轩辕拓敷衍一笑:“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,只是我的涂鸦之作。”

  原还不怎么好奇,一听是她的作品,轩辕拓干脆主动抢过。只看了一行,脸色已经十分难看,标准式微笑一去不复返:“呵呵!”

  听他一阵冷笑,凤轻心里一慌,一种错综复杂的情绪袭上心头。

  只要是个明眼人,都能看出来她在骂楚瑜吧?

  这么想着,凤轻又放松下来,他别误会就好!

  殊不知,即便他看出骂的是楚瑜,心底也一样难过。

  他们很少有接触,短短几日,她便这么了解他?

  轩辕拓强忍着心痛,低眸看了她一眼,暗自一叹:凤轻,你与他生子、与他暧昧不清,那我算什么?

  目的得逞,楚瑜得意一笑,随手取回百张宣纸:“轻儿这么讨厌本侯,陌王可以放心了,还要给本侯纳妾么?”

  言下之意很明确,她对他已经不能自拔,即便赐了美妾,也不能动摇心智!

  轩辕拓是聪明人,自然听得明白,嘴角一抽,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:“跟我去一个地方。”

  说话间想与她牵手,却被楚瑜抢先一步:“轻儿是本侯无名有实的妻子,不许任何男子靠近!”

  故意强调“有实”,像是在炫耀什么,轩辕拓冷笑一声,迎上他那高傲的眸子:“怎么,瑾侯这么小气?”

  楚瑜泰然反驳:“用一百两敷衍本侯,陌王就不小气?”说着,不屑一笑:“说来真可笑,偌大的陌王府竟只能出一百两?”

  明知是激将法,轩辕拓还是奋不顾身地往里跳:“本王出十万两,你让出她,只需一炷香的工夫!”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