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吃醋的瑾侯

更新时间:2016-03-01 21:06:49 作者:斓怡 字数:3041

楚瑜呵呵一笑,既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,一切尽凭她想象。

  要知道以前的她,对轩辕拓可谓无所不知,如今却连他对男女的喜好都忘了。

  先前听清莹说她可能失忆了,楚瑜原还半信半疑,如今算是信了。

  “先吃饭。”楚瑜一指灶台上的饭菜,亲手给她拿了一双筷子,却不见她接过,“不饿?”

  凤轻凝了筷子一会儿,才抬眸看他,满眼的询问:“这些饭菜真是你做的?”

  反正已经穿帮了,楚瑜也不瞒着,凛然点头:“是我做的。”

  菜香四溢,凤轻一闻便饿了,顺手接过筷子一笑:“挺好吃的,以后我的午膳都由你负责了!”

  被她一夸,心底生出一股莫名的欣喜。

  楚瑜不习惯表露于色,依旧冷着一张脸,只在嘴角扬起一个弧度,却笑不像笑,反倒令人害怕。

  笑容被骞敬无意间捕捉,吓得他连连后退,主子要干什么坏事?

  厨房设有餐桌,凤轻也不挑地,直接在厨房解决了午膳,吃着还不忘夸:“还是你的饭菜最香,比京城最大的饭馆还要香!”

  京城最大的饭馆?

  话落,只见主子的脸色瞬间阴沉,骞敬心里打鼓,暴风雨要来了!

  “你什么时候去过京城最大的饭馆?”楚瑜尽量让语气平和,脸色却已经分外难看。

  凤轻一心饭菜,连吃相都顾不得,自然没有注意到:“就刚才,陌王送我过来之前。那里的饭菜也香,只是我尚在孕中、口味太挑,闻到就反胃。结果只在包厢里坐了一会儿,便空着肚子离开了。”

  包厢......骞敬擦了一把冷汗,她还真敢说。

  楚瑜依旧平和着语气,脸色却一沉到底:“你一个人在包厢里坐着?”

  “不是啊,跟陌王。”凤轻脱口而出,嘴里塞满了饭菜,也不耽误回话。

  孤男寡女、青天白日、共处一室!

  楚瑜的脸色更黑,长呼了一口气,像是在克制怒意。

  暴风雨临近,骞敬更是害怕,一步步远离主子,不知何时已经退到门口。

  冷气场越来越浓,凤轻后知后觉,停了筷子,抬眸看了一眼。

  见他不悦,还以为是久等了,她连忙放下筷子,拍拍手站了起来:“行了,我吃饱了,咱们去书房吧!”

  刚迈出一步便见他伸手过来,清冷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:“一百两。”

  “啊?”凤轻还反应不及,瞧了瞧他的大手,给他一个不解的眼神。

  此时此刻,楚瑜的脸上不见一点温柔,有的只是冷到骨子的严肃,语气更是冰冷至极:“午膳一共五道菜,一百两。”

  午膳......居然要收费?

  “一百两?!”凤轻睁大双眼,惊愕地瞪着他,“你这全是素菜,一道就要二十两?比京城最好的厨师还要贵!”

  楚瑜也不谦虚,冷冷甩了一句:“我是全天下最好的厨师!”

  全天下?凤轻抬眸向上,狠狠地给了他一个白眼:“自大狂!”

  并非他自大,以他的厨艺,确实算得上最佳厨师。

  被她一嘲,楚瑜也不气馁,反而更加张狂:“你不服气的话,就去找一个最佳厨师,若是比过了我,这顿我请!”

  见他食指朝下一指,尽是不屑之意,凤轻也来了情绪:“别说最佳厨师,本郡主随便找一个都比你强!”

  他们性子倒像,一样的不服输。

  楚瑜暗暗冷笑,面上依旧是令人战栗的神情,语气沉稳而清冷,正如腊月寒风:“那就限你半个时辰,半个时辰之内找不到厨子,就交出一百两,不然我们官府见!”

  话说得太快,居然脱口而出“随便”二字。

  离开楚府一想,他的菜确实烧得很好,不油不腻、不咸不淡,还有一股别样的丝滑。真要找出一个比他强的厨师,简直难于上青天!

  她一个现代灵魂,来到异世不过几日,除了楚瑜,认识的人没有几个。

  沁贵妃靠不住,皇帝也不在考虑范围之内。

  这么一想,就只能求助轩辕拓了。

  他出外游历多年,算是见多识广的人,应该认识不少厨子吧?

  这么一想,凤轻才来了信心,按着之前指认的路线,迅速往陌王府而去。

  晚上要举办受封宴,陌王府上上下下都很忙碌,只有轩辕拓一人闲着,对着靶子正在练习金弹弓。

  听说凤轻来了,轩辕拓还以为是误报,直到看见本人,才一惊一喜:“这么早就放学了?”

  说起这个,凤轻便是一脸无奈:“还学什么呢?掐起来了!”

  掐?轩辕拓一听一震,连忙上前,将她周身看了个遍:“他敢跟你掐架?怎么样,有没有伤着?”

  想着他喜好男子,即便被他周身打量,凤轻也没有不自在,自顾自地说着:“不是掐架,而是吵架。也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,吃了他五道菜,居然要收一百两银子。我哪里拿得出那么多?他就开了另一个条件,找出一个比他厉害的厨子!”

  一听不是掐架,轩辕拓放心下来,再听厨子的事,便是一笑:“他这是故意为难你,我看你还是乖乖拿出一百两,早早平息了这事。”

  凤轻听得一头雾水:“凭什么拿银子?你就坚信我找不出厨子?”

  轩辕拓无奈一笑:“不只是你,全天下、包括我都找不出比他厉害的厨子。他的厨艺精湛,全天下无人能及,父皇亦是赞不绝口!”

  这么神?

  凤轻质疑一眼,自他眸中捕捉到一丝肯定,随即气馁:“那怎么办?我可拿不出一百两银子。”

  “凤国公家财万贯,竟连一百两也舍不得给你?”轩辕拓质疑一句,想着这是她的家事,外人不能多管,连忙改了话:“我这正好有一百两,你先拿去,让瑾侯爷别闹了,早些开始学习、早些结束!”

  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,她都没有平白无故收过别人的银子,一时间尴尬起来:“那怎么好意思......”

  他却固执,硬要塞进她手里:“拿着,咱们俩关系铁,不必客气!”

  又推让了几番,凤轻才勉强接下银票,依旧难为情:“那就算是我借的,等我赚了钱马上还你!”

  她既喜欢这么处理,轩辕拓自然点头应下:“好的。”

  瞧着时辰差不多了,凤轻拿着银票,一路小跑回了瑾侯府。

  “一百两银子,给你!”猜到他在书房,凤轻直接跑了过来,将银票甩在桌上。

  楚瑜略略一眼,将银票收了过来,随口一句:“从今以后,不要想着白吃我的菜!”说着,习惯性地看了看银票的落款。只见陌王府的红印,面色瞬间一黑,沉默了一刻,才冷冷补充:“一百两不够!”

  明明说好是一百两,怎么又不够了?

  都说伴君如伴虎,因为君王的情绪阴晴不定,怎么伴侯爷也一样?

  凤轻脸色一沉,满脸堆着不悦: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,你怎么出尔反尔呢?”

  楚瑜放下银票,冷凝了她一眼,一分狠色随之闪过:“本侯只说过你要付一百两,若是陌王买本侯的菜,少了十万就不行!”

  十万!

  楚府的银子都是坑来的吧?他还真张得开嘴!

  凤轻一个白眼,随即解释:“不是陌王买你的菜,这是我向他借的银子!”

  故意强调一个借字,像是在疏离什么,在楚瑜听来却更加亲近:“借?本侯倒不知道陌王对女子也这么大方!”

  不是借的,难道他以为是偷的?

  一世英名,岂容他诋毁?

  怒火蹭得袭上,凤轻将语调抬到最高,叫板道:“你可以不信我,但你不能侮辱我!”

  他是吃醋,哪里是侮辱她?

  楚瑜暗暗无奈,面色却一冷到底,慢慢将银票收入囊中:“不管怎么样,你还欠我一百两。官府就不见了,究竟怎么还,以后再慢慢想!”

  这无赖,简直欺人太甚!

  凤轻后槽牙一紧,恼得想打人。

  不等她出手,楚瑜一句话搞定:“不想参加医者会了?”

  果然是无赖......凤轻咬着牙,却什么气话都不能说,只能努力挤出一个微笑:“您老好好想、慢慢想,想到了再跟我说,我先走了!”

  “慢着。”楚瑜冷声一唤,淡眸扫过身旁的书架,顿了顿才说:“圣旨让你学医,你敢抗旨不尊?限你两个时辰之内,将这些书都看完,再去皓瑜阁由我问话。”

  两个时辰全看完?

  凤轻先扫了书架一眼,只见尽是密密麻麻的医书,由不住惊愕:“开什么玩笑......”

  话还没说完,楚瑜已经起身,快步离开了书房。

  他前脚一走,凤轻马上开始抱怨:“开什么玩笑?我是孕妇,应该让我好好休息,没事看什么医书?抗旨不尊又怎么样,凭我是三郡主、凤府千金,皇帝还能杀了我?无赖,说好一百两又出尔反尔,还以医者会要挟,无赖至极!”

  顺手拿下一本医书,转身走向书案,只见楚瑜站在门口,一脸阴色看着她:“骂够了没有?”

  心猛地一跳,凤轻吓得差点没站稳,这个无赖不是走了吗?怎么又折回来了?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