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突然诬陷

更新时间:2017-05-12 15:20:21 作者:斓怡 字数:3061

午睡一醒,便听说了陌王受封宴的事,还收到了凤府转送来的请帖。

  凤轻闲闲一眼,突然发笑:“真是一场及时雨呀!”

  什么意思?什么及时雨?

  她记起了什么吗?

  清莹微微一惊,停了剪枝的动作,转而看着她。

  接到她疑惑的眼神,凤轻又是一笑,随即解释:“受封宴是皇上亲手操办的,受邀之人不得拒绝出席,所以我必须赴宴。既然赴宴,就要漂漂亮亮的。这样一来,楚瑜就会乖乖交出解药了!”

  原来是为了解药!

  突如其来的稚气,给她平添了几分可爱,清莹无奈一笑:“侯爷对小姐极好,即便没有受封宴,也会交出解药的!”

  一直听她说侯爷好、侯爷好,凤轻却不明白他哪里好,随即一个不屑的白眼:“那个变态会无缘无故给我解药?痴心妄想!”

  碍于楚瑜的吩咐,清莹再想解释,也只能闭口不言。

  “那就让你痴心妄想一回!”

  突然,门外传来楚瑜的声音,沉稳、冷静,更不乏他本有的寒意。

  午膳之后,他便换了一身藏蓝色的常服,配以同色的玉冠,贵气不减。

  他的身姿挺拔、高挑,原是英姿飒爽的男子,落在凤轻眼里,却无比丑陋:“装什么高贵冷酷?”

  听着她轻蔑的语调,楚瑜不计较地一笑,自怀中掏出一只玉瓶,远远地抛给她。

  凤轻反应很快,伸手一接,准确地握在手里:“什么东西?”

  “解药。”楚瑜解释一句,挥手示意,屏退了左右。

  正想进门坐下,却被凤轻一拦:“站那儿就好!”

  他依言止步,看着她,无奈一笑。

  凤轻这才低首,打开玉瓶,倒出一粒解药。

  细细检查了一番,考究了其中成分,凤轻不由气恼:“这真的是解药?”

  见他点头,凤轻更是恼怒:“这个解药,跟陌王配的解药有什么区别?你敢诓本小姐!”

  真后悔怀疑陌王,早早吃了那解药,她就不必遮面度日、受他的气了!

  楚瑜笑了笑,无谓地耸耸肩膀,虽没有说话,意思却表达明确:诓你又如何?

  一见这傲慢的样子,她便气不打一处来,强忍着掐死他的冲动,吞服了解药。

  见她吞下,楚瑜才轻松一笑,关上房门,走近她而坐下。

  大白天的,关什么房门?

  凤轻警惕地一退,转到门口,又把房门打开:“解药送到了,你可以走了!”

  这么厌恶他?楚瑜暗暗想着,凝了她一眼,伸手一指镜子:“你不照一照,看看恢复情况?”

  这话什么意思?解药有问题?

  凤轻一震,快步走到梳妆台,左右看了看自己的脸。

  小脸稚嫩,不过十六的年纪,皮肤好得几乎能捏出水来。

  只是一点点红疹,没有丝毫恢复的迹象,凤轻忍不住拍案:“你敢耍我?!”

  像是看到了如愿的反应,楚瑜满意一笑,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雪水:“亏你也是学医的,竟连这个都不知道?”

  知道什么?

  见她一脸疑惑,楚瑜才点明道:“主要配药的剂量减了,对你身孕才无影响,只是效果慢一些。此药一日两次,一次一粒,三日即刻见效!”

  三日!

  一把抓起请帖,凤轻看了看日子,气得红唇紧抿,双手握拳:“明天就是受封宴,你的药三日才见效,让我怎么见人?”

  说着,搬出皇上威胁道,“受封宴是皇上一手操办的,圣上的面子,你也敢不给?”

  他自然敢,只是她不敢。

  提及皇帝,楚瑜眸中闪过一抹轻蔑,语气则一如平常:“若是特殊情况,不给就不给罢!”

  “什么特殊情况?”凤轻依言问道。

  楚瑜不答,浅尝了一口雪水,便从座位上起身:“解药我已经给了,拒绝的理由你自己想吧!”说罢,健步轻松地离开。

  凤轻专注镜子,并不看他一眼。

  出不出席受封宴,她无所谓,只要得到解药就行!

  想着,朝外头的清莹,高声吩咐一句:“传句话去陌王府,就说本小姐不出席受封宴!”

  说不出席,就不出席,没有拒绝理由,她就该这么霸气!

  猜到是侯爷劝动了主子,清莹并没有多问,只是欢喜一笑,应声而去。

  午时尚还骄阳明媚,这会儿便阴下了天,淅淅沥沥下起小雨。

  药房中,凤轻双眼精明,手执毛笔,简单写下解药的配方。

  她是医学专家,怎么可能治不好自己的脸?

  细细斟酌了药量,前后配置出了几种药丸,挨个在手背试验,终于有一种发挥了作用。

  按着那个药剂,配置出了更有效的解药,凤轻才休息片刻。

  此时,小雨也停了,屋檐上的雨水,一滴一滴落了下来。

  用了药,片刻的工夫,红疹消逝不见。

  瞧着镜中的自己,凤轻会心一笑:“变态,还想难倒本小姐?”

  累了半天,又是困倦不已,孕者果然辛苦!

  凤轻眯了眼睛,想小憩一会儿,便听一阵脚步声,急促而来。

  “小姐,皇上驾到!”清莹进门一福,抬眸便见她恢复如初的面貌,并不为奇,想着应该是侯爷给的解药起了作用。

  昨天刚见了皇上,今天又要见,凤轻立马露出一脸的不情愿:“我累了。”

  话音刚落,便听一阵笑声,如果凤轻没听错,应该就是轩辕权!

  以往皇上驾到,都是所有人出门接驾,他怎么自己过来了?

  凤轻一震,连忙从座位上弹了起来,微微一福,学着电视剧里的经典台词道:“臣女参见皇上,有失远迎,还请皇上恕罪!”

  “无碍!”轩辕权大方地摆了摆手,坐于正座之上,闻着浓浓的中药味,眉心微微一蹙。

  楚瑜跟着进门,睨了她一眼,微微一惊。

  没想到她能在短时间内,分析出配方和药剂,并成功治好自己的脸。

  原以为她的医术只是平平,如今看来,不容小视!

  想至此处,楚瑜暗暗一笑,外人都以为他要娶一个废物夫人,殊不知这“废物”一身本领,远胜俗人!

  一眼看出她的疲累,楚瑜随即发言:“孕者辛苦,皇上赐座吧?”

  由他提醒,轩辕权难免不悦,但若反驳他的话,又显得圣上无情,只得点头一笑:“有身子的人,还行什么礼?轻丫头,快坐!”

  轩辕权不敢不悦,凤轻倒狂妄起来:“皇上不尊重孕妇!”

  他都没有反驳了,还算不尊重?轩辕权暗暗不满,面上却是温柔:“何出此言?”

  瞧出他的不满,楚瑜隐隐担忧,示意般,给了她一个眼色。

  凤轻却不理会,反而更加狂妄:“我是孕妇,皇上却让我自己找座?臣女心有不悦,必须让一个有身份的人,替臣女搬椅子来,再请臣女入座!”

  又在打什么鬼主意?楚瑜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。

  回神,只见她眼神一瞥,准确地锁定了他:“皇上龙体高贵,臣女不敢妄想。这里除了皇上,也就瑾侯爷最有身份,就让他当一回小厮吧!”

  小厮二字一出口,在场众人皆是一惊。

  一直被世人视为废物的三小姐,居然敢冒犯高高在上的瑾侯爷?!

  轩辕权亦是惊愕,却没有表现于色,心里没底地看了楚瑜一眼,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。

  连他这个皇帝,都不敢使唤楚瑜,这个丫头居然......

  此话落定,只见楚瑜的脸色,骤然阴了下来。

  一时无言,药房静得什么声音都听不到,甚至连宫人们的喘息,都细小无声。

  两人四目一对,隐约有火光射出,像是意识的互相较量。

  凤轻步步向前,丝毫不退让,楚瑜亦是坚定不移,脸色愈来愈冷。

  趁着外人在场,仰仗自己有身孕,便公然羞辱欺负他?

  好一个凤轻!

  楚瑜嘴角一挑,却挑起一分寒意。

  众人都以为他要大开杀戒,没想到他换了一脸沉稳,语气更是平静无澜:“孕者为大!”

  话落,楚瑜亲自搬了一张软椅,轻手轻脚地摆好,做出请的手势,“请三小姐入座!”

  古代尊卑有别,阶级观念甚是严重。让一个高高在上的人,替她当小厮,可以想象其内心的折磨。

  凤轻满意一笑,还不忘检查一番,确定软椅安全,才坐了下来。

  这个女人检查什么?大庭广众,她还怕他下毒不成?

  接到楚瑜一个怒目,凤轻笑容悠悠,仿佛在说:时刻防范,是你教我的,这就叫自己打自己的脸!

  感觉到楚瑜的怒意,宫人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,一分也不敢放松。

  轩辕权则是暗自疑惑,这两人在斗什么?难道他们感情不好?

  不知静默了多久,轩辕权才出声,打破了平静:“轻丫头,朕听说你拒绝了陌王的邀请,竟没有理由?”

  果然是为了这件事而来!

  凤轻并没有否认,依言点了点头:“回皇上的话,臣女有孕辛苦,害喜得厉害。陌王府的受封宴,唯恐不合臣女的胃口!”

  谁都知道,受封宴的饭菜,是御膳房负责的,也是轩辕权授意的,她竟敢挑圣上的刺?

  凤轻古灵精怪地一笑,伸手一指楚瑜:“皇上明察,这些都是他教我说的!”

  楚瑜一惊,这女人,干嘛突然诬陷他?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