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亲自下厨

更新时间:2017-05-12 15:20:09 作者:斓怡 字数:3045

“啊!”凤轻吓了一跳,跳开一步,劈头狠狠向他打去,“鬼啊你,吓死我了!”

  原以为楚瑜会闪躲,没想到愣愣站着,生生受了一下,头被打偏过去。

  凤轻又是一吓,想着自己用力过猛,不由内疚:“你没事吧?干嘛不躲啊?”

  见她担忧,楚瑜反而一笑:“看你刚刚对十六皇子心软,我也装好人一回,让你内疚内疚!”

  “有病!”凤轻冷冷一个白眼,反应慢半拍地问道,“你说他是装好人?”说着,小手摊开:“那这解药是不是真的?”

  不远千里地回来,就是为了给她配解药?

  他还真是的用心良苦啊!

  “假的!”楚瑜看也不看,抓起那颗药丸,直接丢进火盆,“你若吃了,从喉处烂到五脏六腑,最后全身溃烂而死!日后他再给你什么东西,一律不必接受!”

  这么夸张?凤轻看了一眼火盆,将信将疑:“配药的时候,我一直看着,应该没什么问题吧?”

  楚瑜一派俨然:“我才是医药世家出身,你不信我?”

  信不信,药都已经没了,凤轻一脸无奈:“我信我信,你快把解药给我吧!”

  见她一脸轻佻,从没认真的时候,楚瑜脸色一沉,凤眸深邃若有所思:“你这个样子,就算是对我负责么?”

  “啊?”凤轻听不明白,是皇帝不同意他们成婚的,关她什么事?

  没等她问,楚瑜已经恢复常色,尖锐的下颚,透着几分冷意:“等我心情好了,再考虑解药的问题!”说罢,顺手拿了一本书,坐在案边,再不发一言。

  等他心情好?那她怎么办?花花一张脸,怎么见人?

  凤轻压着一口气,赔了笑脸,走到他面前:“要我怎么做,您老的心情才会好?”

  虽是赔笑,心里却在暗骂,等她得了解药,再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变态!

  听着这谄媚的问话,楚瑜只觉浑身不舒服,冷眸一眼,嘴毒得不给她一分面子:“看不见你这张丑婆脸,我的心情才会好!”

  丑脸就丑脸,居然还丑婆脸?

  凤轻眸子一冷,笑容一凝,小手在底下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:“好,那我消失,等您心情好了,记得差人送解药来!”

  一张臭脸,她也懒得再看,说完便转身离开。

  她前脚一走,清莹后脚便踏了进来:“侯爷......”

  想起昨晚的事,楚瑜只觉厌恶,不看她一眼,只当没听见她的话。

  看惯了主子冷冷的样子,清莹并没有不舒服,一如平常地说话:“奴婢并非故意打扰,实在是担心三小姐的身子。”

  楚瑜眉心微动,拿着毛笔的手一顿。

  清莹恭敬低首,并没有注意他的动作,只是继续说道:“小姐害喜得厉害,早起到现在,滴水未进,奴婢实在担心......”

  “连水都喝不下么?”楚瑜终于说话,一面清冷,语气平淡。

  清莹依声点头:“小姐亦是医者,说是懂孕中害喜,不必大惊小怪。可奴婢看小姐极为难受,不得不担忧,滴水不进,到底对身子有害!”

  方才只顾着生气,竟忘了问她吃过没有。

  早该猜到孕中挑食,应该小心护理的。

  “嗯,本侯知道了。”楚瑜冷冷一应,放下毛笔,自座位上起身,“让厨房准备一下,本侯亲自下厨!”

  原以为他会杀了做早膳的厨子、再聘请新的厨子,没想到要亲自下厨。

  要知道他的厨艺,与他的医术一样,被冠为凌晟第一。就连皇上,想吃他一道菜,他都未必肯下厨。

  而今却为了凤轻......

  清莹有一刻的呆愣,不过很快反应过来,欢欣一笑,向厨房小跑而去。

  三小姐也是她的主子,主子受宠,她自然跟着高兴。

  辰时未过,厨房便端了四盘新菜,摆在弦音苑的餐桌上。

  凤轻一眼便瞧出了端倪,没等入座,便先问道:“菜这么少?”

  昨晚的晚膳、今早的早膳,都是摆满饭桌的。

  是因为她挑食,所以楚瑜克扣她的伙食?

  “少么?”清莹不以为然,侯爷难得下厨,四盘已经是无上荣耀了。

  凤轻不明所以:“你不会数数啊?”

  清莹无奈一笑:“自然会了。”

  说罢,扶着主子坐下,替主子夹了几样菜,放进碗里,“小姐尝尝,若是好吃,奴婢再给您添饭!”

  瑾侯亲自下厨,于所有人而言,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好事。原想第一时间告诉主子,但楚瑜有吩咐,不得多嘴,她只好闭口不说。

  楚瑜的担心是对的,小妮子正在生他的气,若说菜是他做的,更加吃不下了!

  考虑到她的身孕,楚瑜并没有完全展现自己的厨艺,反而有所收敛,只做了四道素菜。

  干煸四季豆、凉拌芹菜、炒三丁、青椒土豆,看似只是普通的家常菜,却用了一种独特的炒菜技巧,更加入了楚瑜特制的清淡酱汁。

  为了配合她的胃口,他甚至没有用油,只用了一点清水。即便如此,味道还是与众不同。

  从色、香看来,这些菜都合胃口,凤轻并没有排斥,拿起筷子,各样尝了一口。

  芹菜的味道怪异,她原不喜欢吃。

  但这道凉拌芹菜不同,不仅盖去了芹菜的原味,还将美味发挥到极致。

  其余三道菜亦是精益求精,即便没有味觉的人,也能尝出人间美味!

  “唔......”凤轻感叹一声,看着眼前的四盘菜,像是在看几样神奇之物,“厨房换厨子了?”

  瞧着主子用膳,清莹一脸羡慕,听了问话,才回神过来:“嗯......不是咱们厨房的厨子,是侯爷厨房的。奴婢担心小姐饿着,便求了侯爷厨房的大厨,这才有了这四道菜!”

  这是楚瑜教的说辞,尽量不要提到他的功劳,省得小妮子反感。

  凤轻并没有起疑,自然一笑:“原来是你的功劳,怪不得只有四道菜,多谢了!”

  这一声多谢,原本应该对楚瑜说的。

  清莹暗暗一叹,明明是相敬如宾的恩爱夫妻,为什么非要斗来斗去呢?

  见她耷拉着脸色,凤轻不解地一笑:“怎么了?我谢你,却没有赏赐,你不高兴?”

  清莹一惊,连忙摆手:“小姐误会了,奴婢不敢奢求!”

  奢求也没用,凤轻初来乍到,身上一文钱也没有,只有打赏的心,没有打赏的能力呀!

  午膳,依旧是四道菜,由楚瑜亲自下厨,凤轻却丝毫不知。

  孕中易疲,午膳之后,凤轻便睡了下来。

  春日不乏喜鹊,叽叽喳喳叫个不停。清莹原还烦恼,楚瑜便派了几人过来,专门用于驱赶喜鹊。

  得了空,清莹听了传唤,马上去了皓瑜阁。

  只见楚瑜正襟危坐,一派俨然,独自下着围棋。

  她懂一些围棋,却看不懂他的阵势。看似普通的棋盘,却被他比作战场,一攻一守,思维极其缜密。

  听到她的脚步声,楚瑜并没有斜目,一边研究围棋,一边问道:“她都吃下了?”

  “回侯爷的话,小姐喜欢得不得了!”清莹笑着回答,心里一块巨石,总算是放下了。

  见他点点头,无谓高兴还是不高兴,清莹笑意一收,微微担心:“听小姐说,十六皇子回来了?侯爷是因为十六皇子与小姐的往事,而闷闷不乐么?”

  胡乱揣测主子的意思,是侍女的大忌,尤其是楚瑜这种难伺候的主子。

 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,清莹连忙闭嘴。

  原以为他会拍案而怒,没想到尤为平静:“他治理麟州旱灾有功,已经被皇上封为陌王。”

  清莹一怔,点了点头:“往事都过去了,陌王殿下与三小姐无缘,侯爷不必多心......”说着,试探主子一眼,弱弱一句,“据奴婢观察,三小姐似乎失了记忆,什么都不记得了!”

  失了记忆?

  楚瑜眸中闪过一分惊意,不过很快冷却下来:“是真的,还是装的?”

  清莹想了一会儿,才回答:“应该是真的。小姐与奴婢谈话,总想从奴婢口中,套出以前的事。字里行间,奴婢可以听出,小姐什么都不记得了,甚至连凤国公都忘记了!”

  失忆了,却又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她到底是这么回事?

  见他面色稍稍缓和,清莹暗自也松了一口气,继续道:“小姐不是不检点的人,考虑到与陌王殿下的关系,若非失了记忆,不可能不保持距离。”

  说着,才道出来意,“若小姐问起她与陌王殿下的关系,奴婢要据实禀报吗?”

  楚瑜眼眸微垂,眼下一片阴色,像是在沉思:“不必多言。”

  每每面对他,那种清冷、沉郁的气质,总令她压力无限。每说一句话,便将头垂得更低:“奴婢遵命。侯爷吩咐,孕者要一日多餐,估摸着小姐要醒了,奴婢先回去准备!”

  由他点头,她才静静退了下去。

  骞敬后脚进来,瞧了她一眼,才转眸主子:“侯爷,陌王受封宴,帖子已经发到凤府和楚府,邀请所有贵族公子、名门闺秀出席!”

  也包括凤轻?

  楚瑜呵呵一笑,该面对的,还是逃不了!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