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一同面圣

更新时间:2017-05-12 15:17:40 作者:斓怡 字数:3017

第一次有异性施以援手,虽然她不是弱女子,但也不乏感动。

  现代的她,不论学业还是事业,都是当之无愧的强人。男人都喜欢征服女人,她难以征服,自然没有异性缘。

  如今不仅有男人愿意接近她,还是这么一个完美的男人。原来穿越,是为了圆她一个爱情梦,真是走大运了!

  凤轻得意一笑,学着其他女子,彬彬有礼地“谢”了一句,把手搭了上去。

  “呵!”楚瑜眸光一变,嘴角一扯,就在她搭上的前一瞬,冷冷地把手抽走了!

  “啊!”凤轻失声一叫,歪着身子跳下马车,差点摔了一跤。

  没等反应过来,便听楚瑜“好意”的提醒:“经不住阿谀奉承,搭上别人的手,就只能被人算计。今日算给你一个教训,要知道无事献殷勤、非奸即盗,必须时刻防范!”

  说完,先一步走进宫门,头也不回。

  凤轻这才反应过来,愣愣看了看冰凉的地,正了身子,气冲冲地追了过去:“你有病啊!让我时刻防范,不能直接说吗?我是孕妇,你故意害我,万一摔得小产了怎么办?”

  从来教育小孩子,都是吃亏教育。

  直接说?她听得进去吗?

  楚瑜斜睨一眼,视线落在她的小腹上,冷冷回了一句:“你怀的又不是蛋,摔不碎!”

  这算什么话?他真是孩子的父亲吗?

  哪有这样的父亲?!

  “变态!”凤轻忍不住骂了一句,第一次被人气成这样。

  楚瑜无奈笑笑,并不与她计较。

  进了宫门,便有辇轿迎接,楚瑜事先打好了招呼,所以他们准备了两顶轿子,一路将他们送到了南书房。

  南书房,是皇帝批阅奏折的地方。

  由引路的太监,将两人引进了主厅。

  楚瑜一派凛然,目不斜视;凤轻却忍不住到处看看,仿佛在景点游玩观光。

  主厅正中,坐着一位年老的男子,一袭明黄龙袍尤为耀眼,丝毫不掩饰九五之尊的地位。

  轩辕权老态龙钟的脸上,原没有笑意,却被凤轻的动作逗笑:“三丫头,瞧上什么宝贝了?告诉朕,朕赐给你!”

  三丫头?凤轻一怔,与他对了一眼,连忙应声:“多谢皇上,臣女只是随便看看。”

  轩辕权并不为难,笑了笑,转向另一边:“瑜儿,你急急入宫,所谓何事啊?”

  听似平静的问话,他的笑意却已经变质,眸中更隐匿着一丝算计和提防,让人难以看透。

  厅内安静了一刻,窗外有春风拂过,若有似无的风声,更显得此刻的寂静。

  楚瑜微垂着眸子,并没有与之相对,阳光映着他半个脸庞,另一边尤显冷峻:“今日早朝,皇上酬赏立功将士,小侯卖了一个关子。”

  微想了一下,轩辕权点了点头,笑意时明时暗:“听你这么说,如今已有想法?”

  楚瑜浅浅一笑,阴着的半边脸却毫无笑意:“皇上英明!小侯不求金银珠宝,但求一个赐婚。”

  说着,不忘解释,“一个多月前,小侯与三小姐结缘,如今轻儿幸有身孕。小侯愿娶她过门,尊为瑾侯正妃!”

  凤轻没有话说,在一旁听着,只觉无聊。既然没她的台词,何必让她进宫一趟?只为了看住她?

  “娶”字落定,众人皆是一惊,轩辕权更是开怀大笑:“哈哈哈!瑜儿,你这个玩笑,着实逗乐朕了!”

  皇帝笑了,周围人自然跟着,算是奉承、算是附和,但都是无声的笑,并不敢张扬。

  宫人们都明白其中笑点,唯独凤轻一头雾水,他愿意娶她,很搞笑吗?

  众乐,楚瑜却端着脸色,一晴一阴,一派认真:“回禀皇上,小侯并没有开玩笑。轻儿确实怀了瑾侯府的后人,小侯也真的要娶轻儿过门!”

  听了这话,轩辕权才消停下来,随即嘴角一挑:“瑜儿,你已经及冠,朕确实应该为你安排婚事。但你别忘了,朕之前给你安排了三位闺秀千金,定好喜日之后,都死于非命!”

  没想到还有这么诡异的事,凤轻一惊,下意识退了一步。

  楚瑜龙眉一蹙,眸色一冷:“那是有人蓄意谋害,故意与瑾侯府过不去。”

  轩辕权轻轻一叹,语重心长道:“但凡成了你的未婚妻,都会遭遇毒手,朕何尝不知道这是蓄意谋害?必须揪出凶手,朕才能给你赐婚。可查了那么久,依旧没有一点眉目。三丫头是凤国公的心头宝,朕岂能让她冒险?”

  怪不得他七尺男儿、貌比天人、身强体壮、身份尊贵,却没有妻妾相伴,原来有这么一层关系!

  凤轻转眸,打量了他一眼,暗暗想着:这么一个做事乖张的变态,肯定结了不少仇恨。对方专挑未婚妻下手,是不敢直接害他,还是诅咒他断子绝孙?

  楚瑜并没有沉默,而是立即接话:“有小侯在,不会让轻儿出事!”说罢,又问了一句,“轻儿已经怀孕,不嫁给小侯,让她如何应对悠悠众口?”

  小风拂来,吹动香锦娇梨裙,点点唯美。

  轩辕权目光一落,瞧了凤轻的小腹一眼,继而转眸,一本正经道:“朕不是不允许三丫头出嫁,只是怕她有性命之忧。这样吧,三丫头暂居瑾侯府,由你亲自看护。等查出凶手,朕再赐婚你们!”

  说着,扫了二人一眼:“你们意下如何?”

  身孕的事,他已有耳闻,所以处之泰然,并没有太过惊讶。

  凤轻并没有回答,而是询问似地转向楚瑜。

  似乎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,楚瑜亦是处之泰然,表现得不卑不亢:“小侯还有一个不情之请。”

  “嗯?”轩辕权面色一凝,像是猜到了他的请求,眸中一分恶色快速闪过。

  感觉到气氛异常,楚瑜龙眉微动,一分算计隐匿其中:“此番乱贼战事,小侯发掘了一名查案奇才,他慧眼如炬,实力不可小觑。宗正院忙碌,一直没查清蓄意谋杀之事,小侯想换一个人查,兴许会有进展!”

  轩辕权眼皮一落,面色一沉到底:“宗正院所有官员,都是朕亲自安排的,你这是怀疑朕的眼光?”

  刚刚还开怀大笑,气氛欢悦。转眼间,竟连空气都凝固了!

  凤轻微微睁大双眼,左右看了看宫人,只见他们屏气凝神,把头垂到最低。

  这算什么?龙颜怒了?

  凤轻暗暗不安,抬眸看了龙座一眼,依旧默不作声。

  比之众人,楚瑜尤为平静,一双凤眸携着一分轻狂,却没有半分不敬之意:“皇上说过,愿为天下人才之伯乐。小侯正是肯定您的眼光,才举荐一人,请君过目!”

  他倒会说话,一字一句耐人寻味,却找不出降罪的理由。

  轩辕权沉思了一会儿,才点了点头:“既是这样,就给他一个机会,让他去宗正院接案,试一试他的本领!”

  “多谢皇上!”楚瑜微微躬身,抱拳一拜。

  赐婚的事解决了,凤轻还以为可以走了,跟着拜了一拜,算是告退礼。

  见她礼不成礼的样子,轩辕权又是一笑:“多日不见,三丫头连福礼都不会了!”说着,话锋一转,“朕听沁爱妃说,你本事见长,都敢顶撞她了?”

  果然是狼心姑姑,一转眼就告御状!

  凤轻暗暗一个白眼,语气有些难听:“姑姑没说,她一见我,就要杀了我?”

  这算反将一军?轩辕权微微一怔,又被逗笑:“你这丫头,一直唯唯诺诺的,今日倒真长了本事。她是长辈,你怎么能倒打一耙,告她的不是?”

  凤轻轻轻一哼,摆出一副大人的样子:“这叫上梁不正下梁歪,姑姑先告臣女一状,臣女自然有模学样!”

  “哈哈!”轩辕权放声一笑,老手一伸,无奈地指了指她,“你这丫头,竟也古灵精怪起来了!”

  说罢,笑容淡了一些,神情多了一分认真:“醉心池的事,朕都听说了。你怀了瑜儿的孩子,但因谋杀案一事,不便声张......”

  身孕是刚刚查出的,跟谋杀案并没有关系。不过皇帝既然主动找了理由,降低了未婚先孕的罪过,那凤轻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!

  轩辕权顿了一下,才继续道:“你是身不由己,沁爱妃更是误会一场。如今身孕一事传开,是爱妃的错,朕应该替她向你赔礼!”

  没想到这个皇帝,这么通情达理,连未婚先孕这种事,都可以宽恕加赔礼?

  凤轻心里没底,瞧了瞧楚瑜,像是询问,像是求助。

  事态发展,楚瑜自然看得最清楚,思虑片刻,便替她回道:“皇上好意,轻儿心领了。沁贵妃有错,未婚先孕也有罪,未免闲人碎语,两错就算抵消了吧?”

  他这话,表明皇帝另有心思?

  刚刚受过他的教育,要时刻防范,她自然笑着应和:“瑾侯说得对,臣女也有错!”

  两人皆是婉拒,轩辕权却十分坚持:“你姑姑交代了,一定要赔礼的,朕也答应了。说吧,要什么礼物?”

  凤轻听之一笑,脱口而出:“皇上惧内?”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