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惨遭背叛

更新时间:2016-02-23 21:26:21 作者:斓怡 字数:3082

从柴房到后院的路,行人并不多。没一会儿,绿珠便将梯子搬去了后院。

  趁着守卫不注意,凤轻悄悄去了后院,攀着木梯子,轻松翻出了高墙。

  后院之外,还有一道门,正是楚府的南门,也是后门。

  白日,南门总是开放的。

  趁着家丁换班,凤轻从南门离开,左右一顾。

  只见绿珠站在不远处,手足无措,正焦急地等着。

  四目一对,主仆同时看见彼此,绿珠先一步走了过去:“小姐可算出来了,时候不早了,路上不便耽搁,咱们从近道回府吧?”

  还有近道?

  凤轻一想,笑着点点头:“好,走近道吧!”

  南门外,种着两排常青树,一直通向繁闹的大街。

  绿珠却反其道而行,带着主子,拐进了人烟稀少的小胡同。

  刚到申时,天色便是一转,不知不觉间已经漫天乌云。小胡同更是呈现一片乌色,乍看一眼,甚是阴森可怕。

  “咱们以前走过这条道吗?”凤轻提着胆子,一边走着,一边问道。

  绿珠听之,眸色有一刻的恍惚,似是心虚,不过很快回答:“以前没有走过,因为这条道过于偏僻。”

  说着,精明的小眼睛一转,“今日不是急着回府嘛,奴婢只好就近了!”

 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凤轻暗暗想着,神色也跟着不安:“偏僻之道坏人多,小偷、强盗才走这种路,咱们还是换道吧!”

  说罢,转了个身,却被绿珠拦住:“小姐别怕,这里是京城,天子脚下,哪有什么小偷、强盗呢?”

  凤轻还是想走,手臂却被绿珠紧紧拽住,强行将她拉去胡同深处。

  捕捉到她一丝算计的眸光,凤轻这才一惊,连忙甩开她的手:“天子脚下,怎么就没有小偷、强盗?你非要引我进去,是不是不安好心?!”

  说罢,几个黑衣杀手唰唰而落,前后将凤轻包围。

  果然有诈!

  凤轻双眉一蹙,扫了杀手一眼。

  对方总共十六人,个个都是遮头蒙面,只露出一双狠毒的眼睛,如一条剧毒的小蛇,分外恐怖。

  转眸间,绿珠已经退了几步,换了一脸阴笑:“奴婢奉沁贵妃之命,取小姐项上人头!”

  “忠仆”突然背叛,凤轻一时反应不及,双目呆呆一愣。

  又是沁贵妃?!

  刚刚在皇宫,她便千方百计地治罪,现在又来杀手这一招,还真是锲而不舍啊!

  以前在电视里、小说里,都见过诸如此类的背叛者,别人都是咬牙切齿,凤轻却只是一笑而过。

  如今背叛近在眼前,凤轻耐不住了,只觉内心一团怒火,随时都要迸发:“你是我的侍女,居然向着沁贵妃?”

  绿珠听罢一笑,满是轻蔑的意味:“小姐废物一个,沁贵妃正当盛宠,奴婢自然见风使舵。原只想在衣物中下毒,让小姐死于无形,没想到您自投罗网,奴婢只好随机应变,让您葬身于此!”

  好一个见风使舵!

  明明是背叛,却说得这般正义凛然!

  早知道古代宅门是非多,如今身临其中,却不知道防范。凤轻无奈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怎么又着了阎王姑姑的道?

  早上有楚瑜护着,他们兄妹才逃过一劫。如今她是背着楚瑜出走的,肯定没人护着她了!

  见主子一脸苦恼,绿珠笑得更加开怀:“小姐别怪奴婢狠毒,怪只怪老太爷偏心,指定小姐做继承人。凤族偌大家产,岂能传给一事无成的小姐?”

  原来她是凤家的继承人,看来她这个“废物”,在凤家还是挺有地位的嘛!

  既然有地位,怎么不见老爷子现身救人呢?

  凤轻扫过众位杀手,脑子飞快转着,随机应变道:“家产都是我的,我就是凤府未来的主子。你们可想清楚了,顺了我,才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!”

  杀手一贯冷酷,听之一言不发。

  绿珠则是哈哈大笑:“顺了你?你一个废物,软弱无能,今后肯定将凤府败光了,哪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?”

  说着,换而语重心长地劝道,“小姐还是留了遗言、乖乖受死。沁贵妃德才兼备、治家有道,凤府百年家业,还是交给娘娘最为妥当!”

  第一次见到这么极品的侍女!

  凤轻想笑却笑不出来,摆出取笑的表情,眸色却一沉到底:“你可知背叛我的下场?”

  绿珠得意一笑,回答得十分轻松:“背叛小姐的下场,就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!”

  好一个狂妄的丫头!这具身体果然是废物,竟连贴身侍女都驯服不了!

  背叛二字,清晰地浮现于脑,凤轻袖中双拳一紧,眼中一分狠色闪过。

  没等她出手,顷刻间,绿珠便吐血身亡!

  凤轻不由一惊,她虽厌恶背叛,却不曾想过要人性命,绿珠怎么就……

  杀手们亦是一惊,四下张望,齐齐退了一步:“来者何人?”

  “一帮牲畜,也配知道我的身份?”

  十步之外,缓缓驶来一辆杉木马车,绕过拐角,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  杉木珍贵,打造的马车更是奢华。天下间,唯楚府瑾侯爷有一辆,此事妇孺皆知。

  杀手们认出了杉木马车,步步退却:“是瑾侯爷,撤!”

  听罢这话,凤轻才转眸一看,果然是楚瑜的马车。

  再回过神,杀手们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剩下随风飘荡的落花。

  车门开了半边,遮住楚瑜一半的身子,他依旧淡眸冷色,不怒而威。

  关键时候,果然还是靠他!

  凤轻暗自一叹,转而睨向他,满脸疑惑:“你不是进宫请旨赐婚了吗?”

  楚瑜不答,视线落在旁座,语气淡然:“上来。”

  “装十三”的人就是这样,跟人说话永远不在一个频道上!

  凤轻暗暗想着,鄙夷一眼,听话地上了马车,又道:“你借口出门,其实一直暗中盯着我?”

  这个猜想是有根据的。胡同偏僻,若非他一直盯着,不可能及时出现。

  楚瑜动了一下嘴角,算是回答了问题。

  果然是个腹黑小子,居然还懂暗中监视这一套!

  想着自己一直被监视,凤轻便是一身的鸡皮疙瘩,缓了缓又问:“你猜到我会逃走,所以算计我?”

  “我若不算计,就只能替你收尸了!”楚瑜嘴角再次一动,露出几分笑意。

  凤轻嘴角一撇,尽显不悦:“就知道算计,你就不怕保护不周,被绿珠得逞,母子俱亡?”

  楚瑜挑眉,回答得理所当然:“不让你吃一次亏,永远不知道学乖!”

  “阴险小人!”凤轻冷哼一声。

  耍小聪明失败了,便骂他是小人?

  “多谢夸赞!”楚瑜又是一笑,回应得不温不怒。

  说罢,向骞敬吩咐一句:“闭门,进宫!”

  “是!”外头骞敬一应,关上车门、坐上马车,熟练地掉了个头,扬鞭向皇宫而去。

  马车内,楚瑜自座位下取出一套衣裳,单手递了过去:“你的裙子脏了,换一身,再面圣。”

  “哦。”凤轻伸手接过,又顺手放在身旁,还想着找个更衣室。

  楚瑜却是不解,淡眸睨了她一眼,尽是询问的眸色:“怎么不换?”

  “换什么?在这,现场直播?”凤轻一连双问,惊得舌头打结。

  现场直播?楚瑜右眸一眯,闪过一分疑惑,不过很快恢复了常色:“对,在这换。”

  他并不像那些色狼男子,神情一贯闲定,一字一句说得极为平常。

  凤轻却接受不了,一脸质疑地看着他,抓着衣裳的手没有任何动作:“你在这,我怎么换?”

  一个多月前他们便赤诚相见,当时她面色潮红却不见一丝羞涩,如今反倒害羞起来了?

  楚瑜并不多话,冷冷背过身去,目不斜视地甩下一句话:“换吧!”

  他回避得爽快,凤轻却不爽了,低眸看看自己,语气满是不悦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嘲笑本小姐没有魅力么?本小姐相貌倾国倾城、身材凹凸有致、气质风华绝代,差着哪里了?”

  女人的虚荣心,即便穿越到了古代,也是丝毫不变!

  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番话,楚瑜被逗得一笑,讹了她一句:“跟我比,都差远了!”

  这是什么意思?说她配不上他吗?

  论长相、身材、气质,她确实比不上他。正是因为“确实比不上”,不是他自恋之语,才更叫人生气。

  凤轻咬着后槽牙,忍着抡他的冲动,慢慢解开了腰带:“既然差远了,你娶我干嘛?”

  “你说过,你要对我负责。”楚瑜如实回答,还不忘催促一句,“快换!”

  都是说男子对女子负责,哪有说女子对男子负责的?听着怪怪的,难道真是她强了他?

  负责就负责吧,反正这个男人长得不赖、家世也显赫,勉强配得上她了!

  凤轻自大地想着,快速换了衣裳。正是一件浅黄色的香锦娇梨裙,裙身苏绣着点点梨花,隐约可见,十分唯美。

  没过多久,杉木马车便是一停,继而传来骞敬的声音:“宫门到了,请侯爷、小姐下车!”

  车门一开,楚瑜先下了马车。

  现代的父母早逝,凤轻早就习惯了独立,遂自顾自地想要跳下马车。没等她起跳,便见一双白玉的手,先一步伸了过来。

  “我扶你!”楚瑜语气淡然,眸色依旧是一贯的冷。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