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赐婚你我

更新时间:2016-02-23 21:25:53 作者:斓怡 字数:3171

来异世不过一两个时辰,凤轻刚刚适应了一些,又懵住了。

  这又不是现代,未婚男女,同什么居呀?

  追着楚瑜进了一间屋子,她轻喘了一口气,正想说什么,只见他递来一杯水:“孕中不宜喝茶,这是雪山雪水,八百里加急运来的,尝尝?”

  中医记载,雪水不仅能强身健体,还能延年益寿。

  在现代,凤轻喝的就是旧年的雪水。可惜现代的雪有污染,味道不够醇正,跟古代的无污染水没得比。

  一听这雪水是雪山的,凤轻心下一动,接过杯子,浅尝了一口。

  不愧是雪山的雪水,经过煮沸,十分清醇爽口,回味更有一分香甜。

  瞧着她的神情,由疲累渐渐转为享受,楚瑜不由一笑:“凤爷爷也从雪山运了雪水,看样子,没有分给你?”

  这个身体有没有尝过雪山雪水,凤轻一无所知,遂尴尬一笑:“你的消息倒灵通。”说完,很快把话题转了回来,“毕竟男女有别,咱们同居一个屋檐下,似乎不好吧?”

  楚瑜笑意一收,泰然一句:“你一间屋子、我一间屋子,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  “那也不好。”凤轻语气委婉,说完低头笑了笑。

  像是误解了她的意思,楚瑜眸色一黑,面色再次一冷:“孕中切忌男女之事,还是分居两屋比较好!”

  这话什么意思?他以为她想同床共枕?

  凤轻脸一红,连忙摆了摆手:“你误会了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我是说,还是回凤府比较好!”

  说着,深怕他又误会,紧接着补充一句,“不是咱们一起回凤府,是我一个人。”

  虽然眼前是个美男,但她不能丧失理智。要知道这个世界,未婚男女同居,是会判死罪的,她可不想因此丢了小命!

  楚瑜转眸,静静凝视着她,一会儿才说话:“跟我同住一个屋檐下,很难么?”

  “啊?”

  凤轻微微惊眸,瞧着他不魅而惑的双眼,突然说不出拒绝之语,支支吾吾答道:“我......不......你......”

  听着她的话,楚瑜的眸色更黑,语气一冷到底,逼问似地出口:“一个多月前,你睡我的时候,怎么不觉得难了?”

  她睡他?!

  这是怎么回事?

  凤轻一震,脸颊不由更红,心虚地打探左右,幸好没有下人,这才拍了拍受惊的小胸脯。

  见此,楚瑜的脸色更加难看,龙眉紧紧皱在一起,像是一种危险的预警:“怎么?你觉得我们的事,很丢脸么?”

  他的逼问,她并没有听进去,只是细想着:听沁贵妃说,一个多月前,她跟凤泉共处一室一整夜。怎么经楚瑜之口,就成了她睡他?

  凤轻若有所思,大胆猜测道:“一个多月前,我没有跟哥哥共处一室,而是把你睡了?”

  “你问我?”楚瑜瞳仁放大,似在隐忍怒意。

  那一次,既是他的初次,也是这女人的初次。

  初次何其重要,这女人居然忘了?

  看他的样子,分分钟就要吃人,凤轻吓得退了一步,又开始支支吾吾:“你......你只管实话实说,若我真的睡了你,我......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!”

  一听负责,楚瑜的脸色才缓和了一分,黑眸一收,转向窗外:“历经一个多月的乱贼战事,我速战速决、得胜归来,皇上问我要什么赏赐,我已经想好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凤轻还犯迷糊。她睡了他之后,他就去打仗了?

  楚瑜转眸回来,神情突然认真,简单四字,吐字十分清楚:“赐婚你我!”

  赐婚?

  凤轻才刚刚适应,打算过一过千金大小姐的安乐日子,怎么这么快就要嫁人了呢?

  “不行的......”她下意识拒绝,却拒绝得没有底气。

  相反,楚瑜底气十足,不知何时,已经恢复了一脸冷峻:“我只是知会一声,没有问你的意见。”

  不等她再拒绝,楚瑜便转向门外:“清莹,伺候三小姐用午膳!”说完,便健步离开,不给凤轻说话的机会。

  “你......”凤轻刚开口,就已经不见人影,只好把话吞了回去。

  在古代,婚事是最没有自由的,他确实不用过问她的意思。

  一想到没有自由,凤轻不由一叹,好端端的,为什么会穿越呢?

  记得穿越前,是一个休息日。

  她在家里研究抗癌新药,一个同事突然造访。因为她们是敌对的关系,所以她并不欢迎。

  同事却表现得极其热情,她只好强颜欢笑,让她陪着研制新药。

  一开始,她们相处得很平静,直到她上了一趟厕所,出来亲身尝试抗癌新药......尝试之后,她就没了意识!

  记得意识全无之前,她听到了同事的话,但没有听全,大致就是新药被下了毒。

  果然来者不善,凤轻大惊失色,嘴里不由嘟囔:“糟了,我的新药配方还在桌上,不会被她拿去申请专利了吧?”

  那个同事做人恶毒,确实做得出这种事!

  见她咬牙切齿,清莹不解地眨眨眼睛:“三小姐?什么新药配方?”

  被她一问,凤轻才回神过来,连忙一笑:“没有,我随口说说的。”

  唉,差点忘了自己已经穿越,前一世再冤,也不能平反了!

  回神过来,眼前已经摆了一桌子菜,山珍海味、美味佳肴、风味小吃,应有尽有。

  只一眼,凤轻便觉眼花缭乱,拿手一指桌子:“这些,都是我的午膳?”

  “是,小姐请用。”清莹微微一笑,恭敬有礼。

  周身打量她一眼,只见她身穿一袭蜀锦仙裙,头戴几支白玉花簪。虽打扮清丽、妆容淡雅,但比起其他侍女,显然尊贵许多。

  “你是瑾侯的妾?”凤轻脱口而出,她看过古书,也看过许多电视剧。穿扮这么好的,要么是妾,要么是通房丫鬟。

  原还笑容满面,一听这话,清莹笑意一垮,花容有些惊慌:“三小姐误会了,奴婢只是一个普通的侍女。侯爷威风八面,奴婢不敢妄想!”

  见她单纯,凤轻由不得戏谑一句:“你这么漂亮,又近身伺候瑾侯,迟早是他的人!”

  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轻浮的话,清莹脸一红,把头垂到最低:“小姐千万别这么说,侯爷听到了,会赐死奴婢的!”

  一听赐死,凤轻一惊又一吓:“我不过实话一句,他就要赐死你,太夸张了吧?”

  不管是战场上,还是生活上,楚瑜一向手段狠毒、毫不留情。

  这事天下皆知,清莹遂不作解释,换而一笑:“侯爷细心,考虑到小姐的身子,去掉了一些可能伤胎的菜,加了一道补身子的汤,小姐尝尝吧?”

  说着,给她呈了一碗汤。

  想着楚瑜要请旨赐婚,凤轻一边接过汤碗,一边问道:“你们家侯爷,在朝中的地位如何?他提出要求,皇上会答应么?”

  问罢,低头看了一眼。

  确实是大补的汤,正好补一补这具亏空已久的身子。

  想罢,便大口大口地喝起汤来。

  见她喝汤的动作十分不雅,清莹有些惊愕,却不敢取笑,只是恭敬回话:“侯爷是带兵奇才,生下来便有将士之风,如今又是胜仗而归。皇上是明君,一向赏罚分明,侯爷有要求,自然会应允!”

  这么清新脱俗的马屁,凤轻是第一次听到,笑得一口汤直接喷了出口:“你直接回答就行,瑾侯又不在,拍什么马屁?”

  说着,眼角一斜,坏坏一笑,“你该不会喜欢他吧?”

  说来说去,怎么又绕到这个话题上了?

  想着主子的手段,清莹连忙摇了摇头,急得直想哭:“奴婢已经说了,不敢妄想侯爷,小姐真的误会了!”

  她一个下人,不让夸主子,难道骂主子?她可没有这个胆子!

  见她急了,凤轻才收敛一分:“不喜欢最好,他那种身份,身边一定美人成群,嫁他还不如嫁匹夫!”

  清莹却不以为然:“侯爷固然身份尊贵,却一直孤身一人。奴婢进入瑾侯府五年,只见侯爷对小姐上心,不曾对其他女子有意!”

  对她上心吗?

  凤轻暗暗想着,面上却是无谓:“只是准备一碗大补汤,又不是他亲自熬的,算什么上心?”

  午膳一过,凤府湘竹苑的侍女,便带了换洗的衣物过来。

  原想放下衣物就走,却被凤轻叫住,借口更衣,将她带去了一间空屋子。

  确认无人跟来,凤轻才关上房门,神秘兮兮地说道:“我观察过了,柴房有一架梯子,待会儿你去搬来,我从后院翻出去。你再从正门离开,到时候咱们在后门会合!”

  绿珠听着一惊,眨了眨不解的小眼睛,凝着主子问道:“小姐要出去逛街?”

  逛街何必偷偷摸摸?

  瞧出她的疑惑,凤轻无奈一笑:“逛什么街?我不住瑾侯府,我要回凤府!”说着,细眉一挑:“我与瑾侯未婚,便住在一起,爷爷没意见么?”

  没想到一向软弱的主子,会反抗瑾侯的命令,绿珠微微一愣,之后才回答:“老太爷让奴婢传话,瑾侯爷是个值得依靠的人,请小姐安心住在瑾侯府!”

  让她安心?这算什么爷爷?

  凤轻更是无奈:“我还是回凤府比较好。”

  初来乍到,还是住在自己家最安全!

  见主子坚持,绿珠并没有磨叽,乖乖应了一声:“那好吧,请小姐稍候,奴婢马上去办!”

  没想到这丫头还挺听话,凤轻一怔,继而一笑,有个忠仆真好!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