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忤逆贵妃

更新时间:2016-02-22 14:05:07 作者:斓怡 字数:3001

“属下遵命!”早就准备就绪的侍卫齐齐应声,有秩序地走向兄妹俩,左右一架,想押他们去刑房受刑。

  凤泉过惯了安逸日子,哪见过这样的阵仗,吓得只知道求饶:“贵妃娘娘明察,臣冤枉啊!”

  而这时候,凤轻才反应过来,就在侍卫准备押解她的时候,下意识的一个转身,躲过了他们的魔爪。

  紧接着一拳出击,干脆利落,直接打倒了两个高大魁梧的侍卫,双眼凌厉地直射向沁贵妃:“贵妃娘娘刚还对我无微不至,怎么转眼间就成恶魔,要置我于死地?”

  沁贵妃被她的眼神震慑,不由心中一颤,难以置信地打量了侄女一眼:“你……”

  要知道她的“宝贝”侄女,是一个文武不通、软弱无能的女子。

  怎么转眼间,竟能一招制服皇宫侍卫?

  而且她刚才的眼神,如一柄锋利的刀剑凌厉万分,从没见过她有这般狠劲。

  理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一切,凤轻知道自己被设计了,眼眸一沉冷哼一声:“贵妃娘娘与我同为一族,为何自相残杀?”

  “自相残杀,呵……本宫这是替家族清理门户!”沁贵妃虽然不知道,她为何突然转变得如此厉害,可祸患必须铲除,戏还是要继续做下去。

  说话间,一个眼神示意。

  侍卫们会意,一群扑了上来,试图擒住凤轻。

  毕竟在皇宫,凤轻也不敢太过放肆,只能不断向后闪躲,同时暗暗想着应付的办法。

  瞧着她矫健的身手,一招一式毫不含糊,凤泉惊愕不已,妹妹什么时候变成武林高手了?

  “轻儿快住手,贵妃娘娘面前,不得无礼!”他是个传统的臣下,早就习惯了三纲五常,即便生死当头,还是下意识劝了一句。

  瞥了他一眼,凤轻眉头轻皱,心下想着:“若她腹中孩儿真是他的,那么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也太没眼光了!”

  双拳继续应付着眼前的侍卫,毕竟换了一个身体,总有不适应的感觉。

  很快地,凤轻便有些力不从心。

  眼看一个侍卫的拳手朝自己挥来,她赶紧向后一闪。也不知道踩到了什么,一个重心不稳,身体就向后倒去。

  “啊……”凤轻紧闭着双眼惊呼着,已经做好了惨兮兮的准备,可等到的不是冰冷的石板,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  睁开双眼,一张冷峻的脸映入眼帘。她微微一惊,心底沉寂许久的平静,似乎被什么东西打破。

  这张脸并不陌生,正是瑾侯楚瑜!

  重新审视他一番,只觉这个男人越来越美。五官立体、轮廓分明,就像是天赐的容貌,咫尺之距,足以令所有女子为之着迷。

  除了平时接触的病人,她还是第一次跟异性发生肌肤之亲。要是普通人就算了,偏偏是他......

  对方轻瞥了她一眼,将她扶正站好,顺势往怀里一带。

  她再次一惊,下意识想要挣脱,却被他紧紧扣住细腰。

  只见他眼眸扫过众侍卫,最后停留于中间处的沁贵妃,唇齿微动冷声一句:“贵妃娘娘这样定案,未免太过草率了吧?”

  “这是本宫的家务事,请瑾侯不要插手。”沁贵妃挑眉,严禁道,“此事早已板上钉钉,本宫只能奉公守法!”

  随即将视线落向凤泉,冷声喝道:“一个多月前,你与凤轻共处一室一整夜,此事是否属实?”

  凤泉身子微颤,眼眸垂得很低,恭敬回答着:“确有其事。”

  闻之,凤轻心下一震,惴惴不安:“那我们可曾做过出格之事?”

  想了许久,凤泉才为难地应道:“当时我们都昏厥了,究竟做没做过,我实在记不得了。”

  “昏厥?好一个狡辩!”沁贵妃笃定一句,再次发作,“事实已经摆在眼前,你们两人不顾伦常,怀了孽种,丢尽了凤家的脸面!”

  随即美眸望向楚瑜,轻笑道:“瑾侯这下可满意了?”

  “不满意!”楚瑜很不给面子地回了三个字。

  凤轻原还发懵,一听这话,不由笑了,暗暗想着:“这脾气对我口味!”

  “瑾侯,你这是几个意思?”沁贵妃脸色及其难看。

  “没几个意思,因为贵妃口中所言孽种,就是本候的。”楚瑜风淡云轻的一句话,却惊住了在场所有人,包含事件主角凤轻。

 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,抬头望向那张帅气的面孔,又看了看他紧扣的大手。

  这就是所谓的反转吗?孩子真是他的?

  再次打量他一眼,凤轻笑着点了点头,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个身体的原主人,还是挺有眼光的!

  不知默了多久,就连沁贵妃都懵住了,久久才回过神来,难以置信地摇摇头:“瑾侯所言属实?”

  对着这个阴毒的女人,楚瑜根本没有好脸色,嘴角一动,笑不像笑:“天下人都知道,同样的话,本侯不喜欢再说一遍!”

  终于露出他的真面目了!

  目中无人、冷峻轻狂,连贵妃都不放在眼里!

  沁贵妃隐忍着,凶煞的目光一掠而过,若非皇上向着他,她一定要他好看!

  眸子一转,沁贵妃又有了主意,继而转向凤轻,严声呵斥:“你好大的胆子,明知瑾侯已有婚约,竟暗中勾引,居心不良!”

  又一次反转!

  凤轻一怔,转而看了他一眼,这么美的男人,果真名草有主了?

  接到她疑问的目光,楚瑜处之泰然,龙眉一动,正义凛然:“本侯从未有过婚约,沁贵妃何必口出污蔑?”

  双方各执一词,这下凤轻疑惑了,究竟有没有婚约?

  没等沁贵妃解释,楚瑜便一个转身,带着怀里的女人一起背了过去,冷声道:“今日之事到此结束,凤轻是本侯的女人,没人能伤她一根汗毛!”

  这算什么?为了一个废物,忤逆贵妃?

  沁贵妃怒火中烧,正要发作,便见他们携手离开,不屑一顾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!

  “这......”凤泉反应不及,没想到事情结束得这么干脆,看了看远去的妹妹,又看了看一脸黑色的姑姑。

  被他看得不耐烦,沁贵妃狠狠一脚,像是发泄怒火:“滚!”

  这回凤泉没有愣住,而是应了一声,转而逃之夭夭,小命可算保住了!

  波澜暂时平息,京城之内依旧热闹。一辆通体浅黄的杉木马车,如一道耀眼的光束,迅速穿过繁华的街道,一路向着楚府而去,人人见之都是退行让路。

  楚府占地广阔,设有多座私人府宅,其中就包括御赐的瑾侯府。

  到了楚府大门,杉木马车并没有停,而是走正门入,不减速地往瑾侯府奔去。

  皇宫发生的事还没有传开,众人只当是瑾侯外出归来,并没有多想,很自然地与他问好。

  他一向待人冷淡,静静坐在马车内,不屑回应一句,与平常并没有分别。

  马车停在瑾侯府内,闲杂人等并没有跟进来,只一位长袍男子上前,恭敬地打开马车门:“请侯爷......”

  余光瞥见车上的女子,男子先是一愣,而后一笑问好:“参见凤三小姐!”

  凤轻并不认得长袍男子,只看他衣着光鲜、表现恭敬,应该是楚瑜的贴身护卫,随即回了一个点头。

  “这是我的新护卫,骞敬。”楚瑜一边介绍,一边下了马车,却没有进屋,而是转向她伸出手,像要扶她下马车。

  凤轻并不排斥,很自然地搭了他的手。

  在现代,他这是绅士行为,她并没有多想,旁人却惊住了。

  下了马车,凤轻才环顾四周。

  山涧依硗塉,竹树荫清源,这座府宅就矗立于这依山傍水的地方,分外清幽。

  巍峨的四清山深不可测,山涧更是深不见底,山顶云雾缭绕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  美则美矣,却给她一种陌生之感,不由发问:“这里是?”想着自己是凤府千金,便猜了一句,“凤府?”

  楚瑜面色一贯冷峻,不笑便是一张严肃得不能再严肃的脸,平静地回了一句:“这里是瑾侯府。”

  瑾侯府?

  想着别人都称他为瑾侯,凤轻一惊,那这里不就是他的府邸?

  “我是凤府千金,你带我来这儿干嘛?”凤轻抬高了语调,故意强调了凤府二字。

  楚瑜依旧平静,语气如一,没有一点波澜:“你保护不了腹中孩儿,我替你保护!”

  明明是一句很浪漫的话,被这个冰山美男一说,居然冷若冰雪,仿若回到了霜寒冬季。

  凤轻不禁一哆嗦,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

  楚瑜没有再答,而是吩咐一旁的骞敬:“你亲自去一趟凤府的湘竹苑,让她们准备换洗的衣物,天黑之前拿过来。再禀报凤爷爷一句,三小姐暂住瑾侯府,等出了月子,本侯再陪她回府探亲!”

  出了月子?骞敬再次一惊,下意识看了看凤轻的肚子:“侯爷的意思是......三小姐她......”

  凤轻更是惊愕,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,脸色已经僵住:“同......居?!”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