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灵魂穿越

更新时间:2016-02-22 13:53:20 作者:斓怡 字数:2543

柳絮风轻,梨花雨细。

  四月春风拂起地上片片落花,水波涟漪,没想到凌晟的京城也有这般缤纷美景。

  “咳咳咳!”宁姗重咳了几声,感觉到喉间和鼻间的极度不适,被迫睁开双眼。

  睁眼之际,一张倾城的面容映入眼帘。

  龙眉凤眼、高鼻弓唇,于湛蓝的天空一形,仿若天下降临的神仙,若梦似幻不可言喻。

  如果没记错,她应该在家研究抗癌新药,陪着的只有一个女同事,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个男神?

  “醒了,没事了吧?”男子先一步开口,凤眸微微担忧,语气却透着一抹冷意。

  “没,你是?”说话间,宁姗下意识扫了周围一眼。

  只见一片古风的景色,亭台楼阁、水榭云屋。一楼一阁之间绿树葱葱,一方不长不宽的池塘,被一片春色萦绕,美得没有一点现代的污染。

  池塘对面,不时有人走过,皆穿着古代的长裙锦服,与古景毫无违和。

  她顿时愣住了:“这是哪儿?”

  一连两个问题,问得男子也有些发懵,跟着她的眼神一扫周围,才反问了一句:“你不知道这是哪儿?”

  瞧她无知的表情,他眉头轻挑回答着:“这里是,皇宫的醉心池旁。”

  皇宫?醉心池?宁姗更加懵了,她明明在家,怎么到了这么一个古香古色的地方?

  抬眸扫了一眼男子以及周围人的服饰,均是古装。宁姗有些难以置信,心中震惊着,“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穿越吧?”

  两人身上的衣裳皆是湿漉漉的,虽阳光明媚,但轻风拂过,还有一丝凉意。

  男子将她扶起站好后道:“你摔下池塘湿了衣裳,春日微凉,当心……”

  话还未完,不远处便有一位丰腴美艳的女子小碎步急急而来,语气分外焦急:“轻儿,你没事吧?”

  轻儿?宁姗微微一怔,“叫我吗?”

  没来得及细想,双肩就被美艳女子紧紧抓住:“本宫听说你摔下池塘,怎么如此不小心呢?”

  说完,这才发现她身后的男子,眼眸微沉打招呼着,“瑾侯怎会在此?”

  “本候应太后宣见而来,恰巧路过此地,凑巧遇到凤三小姐落水!”楚瑜随意应着。

  听此,沁贵妃眼里闪过一抹狠毒,不过极快就被她隐藏起来,笑颜感谢着:“轻儿福气,得瑾侯相救,本宫在此多谢了。”说毕,微微伏身对其行了一个礼。

  “贵妃客气了。”楚瑜还了一个礼。

  他虽及其讨厌沁贵妃,不愿与其有过多的交会,但是对方毕竟是皇帝的妃子,该有的礼仪必须有。

  回了一个笑脸,沁贵妃将视线回到凤轻身上,双眸透露着担忧问道:“可有哪里不舒服?如实跟姑姑讲!”

  “姑姑?”凤轻此刻已经风中凌乱了,只得懵懵懂懂地应着:“我很好。”

  传闻沁贵妃一向不喜爱凤轻这个侄女,今日怎会如此反常?

  楚瑜眉头微挑,心中疑惑着,视线却落向醉心池,事不关己似地欣赏池间春色。

  一身华丽的宋锦衣裳,不知何时竟已干透,身临一片盎然春色之间,连春日一绝的醉心池都黯然失色。

  沁贵妃轻眸一眼,确定了他无意多管闲事,才放心地收回视线,玉手轻轻拂过凤轻的乌发:“你从小怕水,如今摔下池塘,可不容小视。本宫请了林太医和张太医,让他们替你把平安脉!”

  虽觉身子没有什么不舒服,但不好拂了她的好意,凤轻只能点头答应着。

  要知道现代的她,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,父母都是因公殉职的军人。

  在她成年之后,父母就成了两张微微一笑的遗照,摆在家里有些瘆人,谁也不愿意到她家做客。

  大学毕业之后,她就参加了工作,并且考取了医学方面的硕士研究生,成了他们医院最年轻的副主任医师。

  在她的记忆里,父爱母爱,只是从小学到大的CQC,没有什么温馨柔和的画面。

  而父母去世后,除了研究医学,她的生活就是黑白色的。

  现在穿越了,摇身一变成了凤家的千金小姐。不仅身份尊贵,还有一位这么疼爱自己的姑姑。

  真好,她再也不是无父无母的可怜人!

  沁贵妃话落,便有两位太医打扮的男人走了出来,先向她行了一个礼,才走到凤轻面前,拿出一条纱布盖在她的手上,轮流为其把脉。

  见此,凤轻眨着灵动的双眸好奇着。

  现代学医的她,虽然是硕士研究生,却不懂得中医的脉诊。

  并非她不好学,而是脉诊这种传统医术,在现代已不流行,也不再列入医学范围。

  可她却对这门东西很感兴趣,为此特地约了一位精通脉诊的专家,可惜还没排上队,就先穿越了。

  不过现在正好,有古代正宗的可以供她学习,肯定比现代的脉诊继承人更专业!

  正得意着,便注意到林太医渐渐凝重的神情,不由疑惑:“这位太医,我身体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问罢,她便自我感受了一下,呼吸顺畅、头不晕脑也不热,并没有什么病症。

  林太医却为难地看了她一眼,没有作答,而是转向同僚,似在询问要不要实话实说。

  接到同僚的态度,张太医疑惑的上前把脉。

  随之也露出为难的神情。

  瞧着他们的异样,沁贵妃很是担忧的问道:“轻儿身体是否有样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两位太医似是难以启齿一般,吞吞吐吐不知如何回报。

  “据实禀报,不然本宫严惩不贷!”沁贵妃提高声调严厉呵斥道。

  “娘娘饶命啊!”两人一吓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求饶道,“回禀娘娘,三小姐的身子并无问题。只是……只是怀有身孕一月有余了。”

  “什么?!”沁贵妃一惊,脸色顿时及其难看,声调更是抬高了一分,“轻儿尚未出阁,何来身孕?你们若敢胡诌毁坏她的名声,小心本宫要了你们的狗命!”

  两位太医惶恐,连忙求饶道:“臣等不敢欺瞒娘娘,三小姐确实有孕月余!”

  听此,一直在旁漠不关心的楚瑜,剑眉微微拢在了一起,似乎想起了什么。

  凤轻着实一惊,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肚子。

  原以为穿越是件好事,怎么突然冒出身孕来了?

  古代未婚先孕,会不会被拉去浸猪笼?

  这下好了,她才刚来,小命就要丢了!

  气氛一时间陷入惊慌,忽而几条大鱼在醉心池中扑腾打闹,水声哗哗,似乎也为突变的情况而紧张。

  远处,一位同样紧张的男子,急匆匆地冲到凤轻面前,神态恐慌而担忧:“我刚在东宫议事完,便听说你摔下池塘,怎么样有没有伤着?”

  凤轻还未缓过神来,沁贵妃便先一步发难:“凤泉,你可知罪?!”

  凤泉听之一惊,转而行礼:“参见贵妃娘娘!臣只是来确认妹妹是否无事而已。臣愚钝,不知所犯何罪?”

  同样地,凤轻也疑惑着,他何罪之有?

  “本宫记得一个多月前,你和凤轻曾经共处一室整整一夜,如今她有了身孕,凤泉你如实招来,是不是你的孽种?!”

  不等他解释,沁贵妃便广袖一挥,怒目厉声吩咐一句,“来人,将这对狗男女拉下去,乱棍打死!”

  这……凤轻彻底惊住了,凤泉跟她同姓,并且对方称呼自己为妹妹。

  既是兄妹,怎会……?

  罪过罪过……古代不是很保守吗,怎么兄妹之间一点忌讳都没有呢?

  还有,刚刚还笑语温柔的姑姑,一转眼怎么就成了阎王。

  凤轻的脑袋此刻彻底短路了,不知道该如何应付。

  直到……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