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坚不可摧

更新时间:2016-02-18 20:00:00 作者:晴天 字数:3018

沈岚淡淡看了她一眼,轻轻一拍手。

  随即。

  极具震撼感的音乐响起,那是一种一开场就带动气氛的音阶。

  熟知舞曲的范舒,一瞬间就判断出,正是MJ的经典曲目《Jam》。

  开场时高强度、且有些杂乱的节奏,让一般人在跳Breaking的复杂地板动作时,都很难完美地溶入《Jam》的节奏中。

  何加堂突然换的这首《Jam》,明显是冲着范舒来的,他相信就凭对方那种蹩脚舞步,在这样的节奏下不摔倒才怪,或者那小身板跳不到一半,就得累的趴在地上。

  “为什么不用之前的曲目?”

  作为裁判,沈岚自然清楚原本定下的曲目是什么,她皱眉看着何加堂。

  后者却是得意一笑。

  “这曲子可是我专门为你特训了一个礼拜的礼物!”

  何加堂似乎怕范舒会反对,又满脸嘲讽地望向他:“当然啦,如果你觉得自己不行,可以要求裁判换曲,反正我是无所谓什么曲目的。”

  沈岚能做裁判,对街舞的了解自然不会少,她清楚范舒若是跳这样的曲子,十有八九一开始就得绊倒。

  如果范舒要求换曲目,她会毫不犹豫地帮他,既然没有约定曲目,双方就都有选择的权力。

  MJ的《Jam》?

  范舒心中涌起一股热血,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素质,驾驭它应该是不成问题了。

  他淡淡一笑,“用不着。”

  “不错哦,那我可要开始了。”

  见范舒中招,何加堂的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坏笑。

  他自然清楚,范舒同样不想在沈岚面前丢脸。

  强烈的音乐能带动人心,随着节奏鼓荡,以及何加堂的登场,体育馆顿时响起热烈的欢呼声。

  小霸王不忘耍一把帅,指着对手挑衅着:“告诉我,你要摔几次?”

  范舒压根没有理会何加堂的挑衅,他在认真地为那曲《Jam》编舞步。

  这首音乐,之前他并没有练过,而街舞最大的魅力就是自由和自我创新。

  何加堂显然已经将这首曲练的滚瓜烂熟,六步地板开场,找准节奏又是双手单车,翻动的身躯与音乐环环相扣。

  沈岚注视着何加堂的动作,虽然她很讨厌自以为是的小霸王,但是却不能否认他这次跳的的却不错。

  甚至在她看来,胜负似乎早已决定。

  一个华丽的托马斯全旋动作后,何加堂翻身做出他的终极动作——野兽单车。

  这两个动作的衔接,堪称完美。

  “喔!”

  “太酷了!”

  如此酷炫的动作,自然引来疯狂的叫好声。

  在众人眼中,何加堂已经将《Jam》演绎到了接近满分的地步,胜负已经毫无悬念。

  随着音乐进入尾声,何加堂的Breaking同样完成的十分完美,那一套套娴熟的地板动作,更是让体育馆欢声雷动。

  这种感觉很让小霸王享受。

  曲毕,他得意地走到沈岚面前,让自己的脸上挂着最完美的笑容:“沈岚,我跳的如何?”

  “还不错,看来你下了不少功夫。”

  沈岚淡淡看了他一眼,点了点头。

  得到女神认可,何加堂更是得意忘形:“这么说我是用街舞征服你了?”

  沈岚深深看了他一眼,“征服我?”

  她脸上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笑容,“你要是能跳出MJ的太空步,我马上做你女朋友。”

  何加堂得意的笑容一滞,轻哼一声,却是不答了,他有自知之明。

  MJ的舞步,以他目前的境界,就连模仿都没有资格,更不要说跳出来了。

  沈岚的目光再次落在范舒的身上,却是发现后者之前紧张的神情,似乎放松了许多。

  看着她明显的拒绝和推脱之色,何加堂火气越来越大,丝毫没有在众人面前出尽风头的感觉。

  再看范舒竟仍旧是一脸云淡风轻之色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“今天让这小子抢了太多风头,这次一定要全校女生知道,谁才是明凌舞王。”

  何加堂一声冷笑,走到范舒面前,蔑视他道:“别说我不给你机会,现在当众认输总比摔跟头强。”

  后者却是根本不予理会他的挑衅。

  此刻的范舒,对于完成那首《Jam》的信心,越来越大。他微合双目,双手手指不自觉的轻微悦动,在脑海中,已经将自己编织的舞步,预演了一遍。

  见后者这般沉默的应对,在小霸王看来,根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。

  他狞笑一声。

  “下面有请摔跤少年范舒登场!”

  “大家一定很奇怪,为什么我要这么叫他。”

  “因为就是前几天,他不自量力跟我斗舞,结果自己摔倒在地。”

  几个死党小弟明白“大哥”的意图,立刻跟着大喊:“大家猜一下,这次摔跤少年会摔倒几次呢?”

  在刻意的起哄下,许多认识范舒的同学,也跟着大笑起来。

  讥讽与嘲笑,一浪高过一浪,就算是早已调整好心态,范舒的心里还是有些阴影,他突然很怕会失败。

  一旁的林奇注意到同学的变化,拍了拍他的肩膀说:“不要想太多,就当是平时的训练好了。”

  范舒却只是深吸了一口气,重重地点了点头,他没理由要怕。

  节奏强烈且有些杂乱的《Jam》再次响起,故意使坏的何加堂完全不给对方准备时间。

  开始了?

  范舒之前心里的负担随着音乐消退,《Jam》的意思是困境,歌曲含义正是要突破困境,这正是他此刻最需要的声音。

  僵直的脚步踏出,少年已经有了自己的舞蹈,他要融合机械舞完成Breaking,这是渴望突破困境的挑战。

  “鸭子步又来了,身体这么僵。”

  看到那呆板的脚步,何加堂不由大笑:“垃圾就是垃圾,让他练五天还是毫无长进。”

  毫无长进吗?

  沈岚和那些哄笑的同学不同,对舞蹈有着深厚造诣的她,在他起步时,就发现那是机械舞步。

  疯了吗?

  将机械舞的细微溶入Breaking,而且还是跳快节奏的《Jam》,这种事情,连出身舞蹈世家的沈岚都没有想过。

  音乐声从杂乱变的高亢,躁动的旋律开始呐喊,这是向困境挑战的声音。

  而此刻,范舒所有的关节与肌肉都已经放开,看似呆头呆脑的动作已经充满了机械的灵性。

  “哈哈……笑死我了,这跳的是什么垃圾……”

  笑声突然止住,因为何加堂发现,除了音乐声,只有他在笑。那些原本应该有的嘲笑,这一刻都沉默了。

  街舞的真谛是什么?

  不是你的动作多么华丽,节奏感才是第一要素。而更高一层的则是音乐融合度,将自己化身成音阶融于其中,这才是真正的街舞。

  何加堂做梦都想不到,本来那首打算让范舒出丑的《Jam》,却让他找到了共鸣。

  音乐是具有灵性的,当思想和音乐达成共鸣时,整个身体就会变成跳动的音阶。

  GoWithIt!

  GoWithIt!

  Jam!

  (解决它!解决它!困境!)

  呐喊的声音让身体彻底爆发,机械舞的细微与僵直,将困境的感觉完美地展现出来,倒立而起的Breaking单车地板,灵动而强烈地突破了困境。

  表达内心感受的《Jam》,让范舒的舞步达到前所未有的完美,这就是音乐的重要性。

  虽然换一首曲目,他也有把握跳好,但是舞步绝对没有此刻这般触及灵魂。

  沈岚双唇微启,已经很少有人可以用舞蹈让她震撼了。而体育馆的同学们也是目瞪口呆,忘记了喝彩与欢呼。

  YouCan’tHurtMeWithinMyself!

  (坚不可摧!)

  随着音乐尾声,范舒的身体却是突然倾倒在地。

  如此的变故,顿时引来一阵阵惊呼,

  甚至雷动的全场,突然一滞,落针可闻。

  所有人都是旋尽了心,难道眼前的少年,是不小心摔倒了?

  卯足了劲想要看范舒出丑的何加堂,终于等到机会,雀跃而起。

  这一刻他等了太久了。

  “快看摔跤少……”

  他话还未说完,却发现身边全场突然再次雷动起来。

  激烈、高昂、兴奋、难以遏制。

  无数的人们这一刻,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起身拼命叫喊、鼓掌。

  这突然的变故,让何加堂变得呆滞起来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他目光再次向后者看去,却见对方倾倒的身体,竟是如风车般旋转起来。

  这个突兀的动作,正如那句“坚不可摧”带着强大的震撼力。

  大起大落的舞姿,让围观的同学们都觉得心头一紧。

  “无坚不摧!”

  随着最后一声呐喊。

  旋转的风车突然倒转而回,一个完美的单手大回环地板,为困境画上了句号。

  “呼!”

  深深地吐了一口气,范舒抹去额头上的汗水,两种街舞融合完成《Jam》,让他有些疲倦。

  感觉到被注视,他抬头打量,却是惊讶地发现,全场竟是突然变得沉默起来。

  怎么回事,是自己跳的不够好吗?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