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不经意的改变

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2:00:00 作者:晴天 字数:3354

范舒抬头,却看到一双双眼睛,死死地盯着自己。

  这种无声的注目,实在让人有些紧张。

  他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,但街舞GO游戏中培养出来的自信,以及自己重生后所付出的汗水,让他镇定下来。

  深深呼出一口气,范舒突然抬头睁眼,猛地单手指天。

  这一指,仿佛将整个会场捅破了一个窟窿,甚至将无声的沉寂,都给打破了。

  “好!”

  不知是谁的一声高呼,如导火索般引爆了整个体育馆,雷鸣般的叫好声似要掀翻整个体育馆。

  “范舒,太棒了,特别是最后那个大回环地板,把大家都看傻了。”

  林奇遏制不住兴奋,仿佛见到传奇的诞生,激动地跑到他面前抱住他。

  范舒微微一笑,擦了擦额上的汗笑道。

  “幸不辱命!”

  林奇兴奋的看着他,叫嚷起来。

  “这次你可是彻底一战成名了!你看看大家给你的欢呼和掌声!”

  “刚才的舞步,就是十个何加堂也比不上你啊,完胜!”

  “完胜!完胜!”

  似乎是要向少年证明,体育馆响起“完胜”的口号。

  虽然想保持镇定,但是周围的欢呼,以及内心深处的喜悦,还是让清秀的脸上露出由心的笑容。

  “完胜什么?你们又不是裁判,这要沈岚说了才算!”何加堂很不甘心地大吼着。

  惊讶中的沈岚终于回过神来,不理会何加堂的大吼大叫,她径直走到范舒面前,露出淡淡的微笑:“你刚才的街舞非常完美,获胜的人是你。”

  看着那张绽放笑容的玉颜,范舒由衷一笑:“谢谢……”

  “不用谢我,这是你努力的结果。”

  佳人灼热的目光,让范舒腼腆一笑,不由地伸手挠了挠头。

  还是以前的老样子。

  看着眼前有些紧张的男生,沈岚摇头轻笑,却是随即被对方挠头的手指上,那一枚黑色的戒指所吸引。

  这是?

  不知为何,她竟感觉那毫无装饰性的黑色戒指,带着似曾相识的熟悉感,好像是代表舞者荣誉的身份戒指。

  不同的是,那枚戒指的样子实在是太平凡。

  “你这枚戒指是?”

  想到这里,沈岚忍不住问道。

  “戒指?”

  范舒这才发现,那双明眸正盯着自己的手指,确切地说,是手指上戴的自由舞者戒指。

  “就是这个。”

  沈岚说着,向前凑了凑。

  “哦……这是我的。”

  和女神近距离接触,范舒心中有些心猿意马起来。

  “我知道是你的,我是想问你从什么地方得到这戒指?”

  要不要说出真相?

  范舒的脑袋快速地转动着,他不想欺骗沈岚,可又觉得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  难道说自己买了个盗版游戏光盘,激活了高科技舞蹈仪,附赠了一枚身份戒指?

  可是这样的说辞,是不是太天方夜谭了?

  搞不好还会让沈岚以为自己骗她。

  “这,这个是买的。”他随口答了一句。

  买的?

  代表舞者荣誉的身份戒指有的卖?

  虽然那戒指看上去就是个简陋的黑铁环,但是女性特有的第六感,却让沈岚觉得,这枚戒指绝对没有这么简单。

  “走啦,今天我高兴,请你去吃大餐!”

  不等沈岚再次发问,林奇突然走过来,热情地看着他说道。

  “还是我请你吧,说起来还要多谢这几天你陪我训练。”范舒很是客气地说着。

  “明明是你用大回环给我出了气,快走了,你没看四班的如花在对你放电,当心她吃了你。”

  这……

  范舒一回头,果然看到一帮同学中间,一个浓眉阔目的女生,正兴奋地向自己冲来。

  “谢谢你能担任裁判,我……我先走了。”

  见如花同学离他越来越近,范舒背心冷汗狂出,拉着林奇落荒而逃。

  “喂……”

  沈岚还想再问关于戒指的事,却见两人如同遇到洪水猛兽般落荒而逃。

  “哼!你躲过一次躲不过两次,我一定会弄明白那枚戒指的!”

  少女的好奇心是不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的。

  刚才那完美的街舞表演,让范舒俘获了太多芳心,此时许多女生正在寻找新晋街舞王子的身影,让整个体育馆乱糟糟的。

  “加堂哥,刚才你实在太帅了……”

  “帅你个头啊!”

  何加堂怒声打断死党小弟的话。

  “都是范舒那小子的错。”

  见大哥生气,几个小弟连忙转移怒火。

  何加堂阴鸷的瞪了众人一眼,咬牙切齿地冷哼一声。

  “我不会这样轻易放过他的!”

  ……

  一场看似普通的斗舞,因为范舒的极致表现,在整个明凌高中引起剧烈的轰动。

  也正是这场斗舞,让默默无闻的少年在学校一战成名。

  按照范舒如今的街舞水平,他还并不能完美地融合节奏,去展示那种让人惊叹的舞步。

  如果不是那曲《Jam》,或许他也能打败何加堂,但是却没有那么值得惊叹。

  那完美的舞步属于超水平发挥,如果再让他来一遍,能不能再现之前的风采,真不好说。

  要想顺其自然地将舞步达到那种巅峰状态,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然而这次有些意外的成功,让许多人高估了范舒的实力,何加严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何加严是一个真正的街舞高手,他曾经明凌高中的街舞霸王。

  弟弟何加堂那个小霸王称号,不过是沾了哥哥何加严的光而已。

  “什么,加堂被打败了!”

  得知了明凌高中的斗舞事件,何加严剑眉皱起。

  弟弟的街舞天份虽然不是很高,但是他自信在自己的指导下,能打败弟弟的同龄人那是少之有少。

  可是这次,弟弟败的似乎有点惨,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比赛,这让他有些惊讶。

  “黑子,你去把加堂叫来。”

  搞不清具体情况,何加严准备亲自问弟弟。

  何加堂这两天心里同样是憋足了火气,好几次他都想带着小弟“修理”范舒一番。

  不过前些日子,因为抢同学生活费,他刚被哥哥教育过,所以他也不敢太过造次。

  何加堂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但是在哥哥何加严面前,他没有半点底气。

  除了畏惧,对于哥哥,他更多的是崇拜。

  因为何加严是一个传奇。

  “哥,你找我?”

  匆匆来到黑色火焰街舞俱乐部,远远就看到一个身材修长,霸气十足的高大身影守在门口。

  一见到何加严,他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。

  “听说前几天,你和一个叫范舒小子斗舞输了?”

  何加严冷冷看着他,直入主题。

  一听哥哥问起这件事,何加堂心中一转,马上叫嚷起来。

  “是那小子耍诈,说好的玩Breaking,可是他竟然用机械舞做地板动作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

  何加严瞬间打断了他的话。

  见哥哥脸色一变,何加堂面露喜色。

  “哥你是不是也觉得他耍诈?”

  何加严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。

  “你知道什么是机械舞吗?”

  何加堂尴尬的后退一步,呐呐道。

  “知道,不过那个挺难的,我跳的不熟……”

  弟弟的表现,让何加堂很失望,他沉着脸。

  “你给我用机械舞做个地板。”

  “啊?”

  何加堂脸色一白,连连摇头。

  “这也太难了,我做不了。”

  何加严冷笑一声。

  “你也知道难,但人家用的是机械舞步结合Breaking,能做出这样动作的人,会是耍诈吗,你当我跟你一样蠢?”

  本来何加严找来弟弟,是准备训斥弟弟平时不认真练舞。

  可听到范舒竟然能够融合不同舞种,他反而起了点兴趣。

  街舞虽然是自我发挥的自由舞种,其中却也分许多不同类型的。何加严这样的街舞高手,对于不同的舞种更是了如指掌。

  也正是因为这样,他才会惊讶。

  一般的街舞者并不了解不同舞种混合的难度,能完美地将不同舞种融合,这需要是很高的水准。

  所以他觉得弟弟这次输的一点也不冤,就凭对手混合舞种的本事,早已远胜自何加堂

  “那个范舒是个怎样的人?”

  想到这里,何加严越发好奇。

  “就是个娘娘腔,体育课从来不及格,弱鸡一个……”

  “弱鸡?你是被一个弱鸡给打败的,岂不是说你连弱鸡都不如?”

  “以后别跟人说你是我弟弟,我丢不起那人!”

  何加严起身,不满地打断了弟弟的话。

  何加堂被兄长训得面红耳赤,心中脑火中烧,恨不得立刻带人将范舒大卸八块。

  “我对你说过多少次了,你总是改不了自大的毛病,给我认真说说这个范舒。”

  见弟弟的神色,何加严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,却是沉声喝道。

  “从赛场上倒下,就要从赛场上站起来!”

  被哥哥一番训斥,何加堂更恨,越发想一雪前耻。

  鬼使神差的,他突然看着何加严道:“哥,我再自大,可也比不上那个范舒。”

  何加严却是淡淡看了他一眼,在他看来,真正的高手有点傲气那在正常不过。

  “就算自大,人家也有自大的资本,你呢?”

  见何加严这副模样,何加堂咬牙切齿。

  “哥,你怎么老帮着外人说话?”

  “你是不知道那个范舒在学校多嚣张,我是看他欺负同学,气不过才和他斗舞的……”

  何加堂竟是完全把自己的罪状按在范舒头上。

  “竟然是这样一个人?”

  原本还很欣赏范舒的何加严,听完弟弟陈述的“罪状”,却是眉头紧皱起来。

  “何止啊,我就没有见过那么嚣张的人,斗舞赢了我,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就罢了,竟然还说哥哥你……”

  “说我什么?”

  何加严立志成为一名职业舞者,就像一只匍匐在深山中的猛虎。

  其他的事,他可以毫不在乎,但一涉及到街舞,他就会上一百二十分的心。

  在这个领域,就是他的逆凌,任何人都触碰不得!

  “说……”

  何加堂见兄长的神色,心中暗喜,脸上却是犹豫了下,似是下了很大决心,缓缓道。

  “他说哥哥你根本就不配做明凌舞王,还让我传话,让你趁早关了俱乐部,少在中海丢人现眼。”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