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开榜

更新时间:2016-01-27 09:49:23 作者:梦里赏花 字数:4036

黄秀秀和墨轩进了考场,卢志山虽是郡长,却也无权进入考场,在考场外维持秩序,一道道命令发布了下去,只是为了大考期间尽可能保持安静。

  考场正中心,有一间小木屋,里面就一张桌子以及两张红木椅子。这就是主考官和监考仙人的办公场所。房梁上悬挂着一只四四方方的金印。

  黄秀秀和墨轩坐到红木椅子上,静静等待巳时的到来。

  带刀甲兵已尽数退出考楼,只留下两个守在底层楼梯口。

  监考官们从休息大厅里鱼贯而出,穿着布鞋,还又裹了一层层的棉花,走路、爬楼都悄无声息。

  一层楼设有两个监考官,来回巡逻。

  监考官们都是童生,参加过大考,知道期间一点微小声响都能影响考生,所以呼吸声都压得尽可能的低。

  巳时已到!

  黄秀秀站起身,解下房梁上悬着的金印,输入仙元力,往空中一抛。金印便飞到高空中,猛地顿住,闪闪发光,化作一个透明大锅把整个考场的都扣在了里面!

  墨轩知道这金印乃是镇运大印,可压制气运,使考生在这考场内以公平的文才来进行较量。

  二十多万童生聚集在一起论文,要无压制,文气凝结,灵光闪耀,岂不干扰其余考生。

  墨轩作为监考仙人,主要负责查探考生中是否有人利用灵器舞弊,现如今哪个不开眼的敢在仙人法眼之下弄鬼,所以墨轩悠闲得很。

  大多数事情都由主考官黄秀秀负责。

  黄秀秀的声音覆盖全考场:“大考开始,第一场由千早道君出题,听!”

  一间小厢房里,墨雀儿惊奇地眨眨眼,听?这是什么题目?

  黄秀秀取出一个玉叠,用如葱手指轻轻敲打了三下。千早道君那清脆悦耳的声音便四面八方传播开来。

  墨雀儿一怔,耳边响起了朗读道典的声音,一开始还很细微,渐渐的,声音大了起来,最后犹如一个大喇叭对着耳朵喊话,很刺耳。

  墨雀儿正皱着眉头,那声音渐渐又小了下去,用有些模糊不清的声音说出了那道考题,说着说着声音就听不见了。

  墨雀儿跟所有童生一样,很不适应,这是干嘛呢?还让不让人好好考试了!以前题目不都是直接由主考官宣读的么,现在这样子算什么呀!模模糊糊,题目都挺不清晰,还怎么答题?

  墨轩脸色古怪,千早道君还真有趣啊,这道考题很考究耳力以及对灵气的灵敏感言,考题中规中矩,但是千早道君还设置了后门,如果听到了最后那低不可闻的四个字,直接满分。

  当然了,墨轩身为仙人都只是勉强听得清楚,普通童生里要是有人能听见这四个字,那可真就是奇才了!

  黄秀秀再敲了三下。

  考场里的童生们全都是聚精会神,竖着耳朵聆听,这次大多听清楚了考题。

  墨雀儿皱皱眉,千早道君最后说了什么?声音也太小了吧,难道是这题的关键?

  “最后一遍。”黄秀秀又敲了三下。

  听了两遍还没能听清楚考题的童生都急得浑身冒汗,心里直发虚,可怎么办呀?寒窗苦读这么多年,要是连个答题的机会都没有,那还有脸面回家见父母啊!

  好在这第三遍声音大了些,加上之前已经听过两遍,就算有小部分没能听清楚,也不干扰最后出的考题。

  这次只有极少数童生还是没能听清楚考题,悲戚不已,只能等着明年重新来过了!

  墨雀儿疑惑地皱着眉头,眨了眨大眼睛,拿起毛笔蘸一蘸墨汁,在考卷上写下龙飞凤舞四个大字:天道酬勤。

  墨雀儿放下毛笔,还是有些迟疑,难道今年大考第一题就是听力考试?

  黄秀秀一声惊咦,那个小女娃竟然听到了那四个字,而且她似乎已经修炼过了,哦,是墨雀儿啊!

  黄秀秀对着墨轩微微一笑,你家这小女娃还真不错呀。

  墨轩乐呵呵一笑,墨雀儿那可是咱家的小凤凰!

  哪怕是大考名额已经内定,但是今年千早道君的出题很特殊,只要能听到这四个字,那就是绝世天才,千早门就将其收进门内。至于修仙名额,也就是千早道君签个名的事情。

  只是不知道今年十三个州,加起来又能有几个考生听到那四个字。

  到了午时,一筐筐烙饼抬入了考楼,由监考官分发下去。

  这时大家都饿了,见着烙饼虽简单,却用的是素油、鸡蛋、面,香气喷鼻,于是就着清水,大口大口地咬着。

  并非是郡都吝啬,而是荤腥容易胃脏不适,要是突发疾病,还怎么继续考试。因此形成传统,大考中餐,就是烙饼和清水。早晚餐都是大白馒头加白米稀粥,管饱。

  墨雀儿吃得索然无味,很是怀念大考一条街上那家小饭店的特色烤鸡,那个香喷喷啊,想起来就流口水。墨雀儿决定买个几十只带回家去慢慢吃,可以储存在祖爷爷的纳宝珠里,隔个一年半载拿出来都还是热腾腾、新鲜无比。

  因为考场里修仙会影响到旁人考试,墨雀儿大半夜就把今天的半个时辰修完了,第二天一整天都要在考场里,是没办法修炼了。第三天早点考完,赶紧回去修炼。

  下午和晚上,墨雀儿都是无所事事,闲得发慌。墨雀儿暗暗想到,自己的心性还不够成熟,需要好好磨练磨练。

  第二天,黄秀秀出了五道考题,三题考道典墨义,两题考治世方略。

  第三天,墨轩出了三题。考生们早就身心俱疲,所以题目不宜过多。

  考完的考生交了卷陆续离场,等最后一名考生离场,考场再次封门。

  黄秀秀将内定好的四人考卷取出放置一旁,拿起墨雀儿的考卷阅览,连连点头赞叹,不忍释手。

  墨轩看看其余三人的考卷,第一卷答得都有瑕疵,二三卷因为透题的缘故,答得相当不错。

  考官们加班加点审卷阅卷,耗费三天,最终评选出了前一千五百名,卷成卷轴,整齐地排列在桌案上。其余落第考卷堆在屋外,都成了小山。

  考官们一个个都顶着黑烟圈,哪怕这几日顿顿喝着参汤,也是精疲力竭,大感吃不消。

  黄秀秀一点也不磨叽,对着天空一点,透明锅盖光罩骤然缩小,又变回了金印,飘回黄秀秀手心。

  没了镇压,二十多万卷考卷的文气有如泉涌,白气自一份份文卷上冒出,屋外考卷堆积而成的小山突然爆炸了一般,无数考卷漫天飞舞,白气飞腾,鲜有淡红文气。

  墨轩只扫了屋外一眼,没有亮眼的文气显露,注意力就放在了屋内。

  一千五百卷文气喷涌,都在淡红之上,许多抵达了赤红,之上还有黄色、金黄,更有甚者,渐渐泛起了淡青色,只寥寥几卷。

  考卷能有白气说明考生有文采,普通童生都能有白气;淡红、赤红算是文采出众,黄色就不一般了,文章已然炉火纯青;能写出青色文章的,那都是人杰,就算不能修仙,将来也都是治世大才,会被州郡重点培养!

  考官们看得如痴如醉,这等光景可不是谁都能见到的,且为了避嫌,考官都不可以连任,下次再见到就不晓得是多少年之后了,也许再无机会!

  很快考官们的注意力就被搁置在一旁的四份卷轴吸引了。这四卷全都在淡青之上,且有一卷竟是纯青,甚至还夹杂着一丝紫色!

  考官们相顾骇然,一丝紫色,怕那只有一丝,那也意味着此文应和着天地大道!能写出此等文章的必然是修仙奇才!

  “排序吧。”黄秀秀淡淡吩咐道。

  观文气只能看个大概,具体排名还是要看各考生三卷考题的解答情况,答错、少答题都是要扣分的,此前考官们已经将考卷检阅过数遍,划分好了档次,需要再根据文气微调。

  考官们这才如梦初醒,淡青、金黄、黄色全部留下。赤红和淡红之中反复筛选比较,最后去除504卷。

  然后再从第一名开始排序。考官们如获至宝,捧着墨雀儿的考卷传阅欣赏,二三卷都答得完美无瑕,只是第一卷才四个字,这个……

  黄秀秀简单点明:“有这四个字,那就是满分。”

  考官们不明所以,却也不敢质疑仙人威严,按部就班排序。

  墨雀儿理所当然的第一,其余三个内定,有两个在前三甲,另一个被评为第六名。

  考官们又是半天的忙碌,前一千名终于全部排序完毕。考官们重重松口气,好几个考官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确实累惨了。

  最终的名次得由主考官黄秀秀来定夺。

  考官们心知肚明,看着特别放在一旁的那四卷,暗暗猜想着。

  墨轩也挺好奇的,以往都是三个名额,四个名额如何整呢?

  黄秀秀事先已经做过功课,拿起毛笔飞快地在大榜上填写名字,墨雀儿的第一毋庸置疑,第六名那个内定直接变成了并列的第三名。第四名和第五名各后退一名,其余都不变。

  四个名额?考官们都是嗔目结舌,还可以这样么?考官们都感到十分惘然,然后生出很多不安。

  这四个修仙名额一出世,会不会引发动荡?

  黄秀秀放下毛笔,金印往大榜上一压。

  黄秀秀再把金印摇晃几下,顿时屋里屋外所有喷涌着的文气就全被金印吸了进去,变得风平浪静。

  最后,黄秀秀把金印挂回房梁上,收工!

  考场外,二十多万考生都是翘首以盼,黑压压的挤满了整个街道,水泄不通。

  烈日当空,汗流浃背,都是浑然未决,考生们眼里饱含着期望,哪怕明知道希望极其渺茫,却还是抱着一丝期望,不到最后一刻,绝不愿放弃。

  考得不是很好的期望能够入得大榜,有实力进榜的期望名次靠前一些,自认为考得不错的都眼巴巴祈盼着能够进入前三甲,获得修仙名额。

  这其中当然不包括墨雀儿。

  墨雀儿不敢完全确定自己就是第一名,可第二名怎么也跑不掉,再说了,她早就开始修仙了,名次对她还有意义么?

  这些天卢志山一直守在考场外面,早就知道答案的他并不心焦,只是关注今年又会冒出那些杰出人才,又该如何去拉拢壮大卢家实力,为卢家后代铺路。

  千呼万唤始出来,大榜终于公布了!高台上,金黄色的大榜卷轴一般横着挂了起来,一千个名字密密麻麻。

  声音宏亮的唱官从第一名开始报起。

  青山郡-墨雀儿,果然是墨雀儿!去年的第四名,今年的头号种子选手,果然拿了第一!这无可厚非!

  第二名同样是名大才子,去年也拿到不错的名次,可以接受。只是许多心存幻想的考生都黑了脸,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名额了!

  第三名,竟然是双黄蛋!这两人名气都稍微差些了,但也都是知名才子,不是籍籍无名之辈。

  那三人都是欣喜若狂,热泪盈眶,在好友们的祝贺声中依旧是晕乎乎的,做戏做足全套,当然,也是真的开心激动,终于能够修仙了,为了能有这一天,饱含了多少血泪!

  潜规则也不是那么好搞的,太明显了,众考生便会不服,引发动乱!

  现如今只有极少数考生愤愤不平。

  论真材实料,好几个考生都不认为自己会输给第三名那两位,而且今年大考发挥相当不错,为什么并列第三名的没有我!

  很快,那几个考生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都在前十,可前十跟前三却是有着怎么也跨越不过去的仙凡鸿沟!呜呼哀哉!

  前十名那些个考生都是狠狠捶打着大腿。

  气啊!恨啊!难得这次大考发挥很不错,却还是没能进入前三!下一年可就未必了呀,主管仙人和监考仙人出题风格和侧重点各不相同,道君出题更是前变化万,谁也不敢保证下一年自己还能进入前十,一题出错,说不定连进入前一千名都困难!

  卢志山把排名靠前的考生全都记了下来,微微颔首,这都是难得的人才啊。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