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祭祖

更新时间:2016-01-22 12:44:52 作者:梦里赏花 字数:3704

墨家祠堂,家主墨石领着墨天、墨轩等家族中坚成员,肃穆祷告着:“列祖列宗在上,子孙墨石率族众祭拜。愿祖宗保佑我墨家人丁兴旺、繁荣昌盛……”

  祠堂上有五重,这是按照“凡三仙五地七天九”的规矩建立,简单的说,就是普通凡人百姓可祭祀三代,普通仙人家族可祭祀五代,地仙家族可祭祀七代,天仙家族可祭祀九代。

  只见最上重高台上,摆放着两个牌位,都是上好松柏制成,上面有着红漆,名字却是金字,牌位还有着云纹,此乃墨家神龛。

  下面一排排都是墨家祖宗牌位,按照辈分一个个排列成四层,也是松柏制成,但却没有红漆,更无云纹,名字都是墨写。

  墨家小祠堂装不下多少人,是以许多墨家族人立在祠堂外面院子里,男丁在前,妇女儿童在后,把院子挤得满满。

  小娃们也被这庄严肃穆的气氛感染,不敢调皮,规规矩矩站立着。

  祷告完毕,墨石持三炷香到香炉前,在蜡烛上点燃,诚心三拜,将香供奉在香炉上。随后,墨家成员按照辈分高低,分批向各位祖先上香行礼。

  墨轩诚心三拜,上了香,退到墨石身旁,运起灵目看一眼,只见最上重两个牌位有着淡赤色灵光缭绕,而在下面四层的众多牌位,却有丝丝白色灵光,连成一片,总体化成了一团淡红色的云气,笼罩在祠堂上。

  凡人当然是看不见这些。

  墨轩却是知道这是家族祭祀的灵光,可恩泽祖先,而这凝聚起来的气运又庇护着子孙。

  这可不是迷信!

  青元小仙界的三位道君设立了冥土,世人死亡后魂魄都能入驻冥土,一般童生魂魄就能存着生前灵智,可以受家族祭祀的香火,保持灵智不灭。

  最上重那两个神龛便是墨家祖上两位童生,受着香火,两个神龛赤色灵光更甚,其中更是透着一点淡金,这是仙人供奉的香火,又岂是等闲。

  香火烟雾缭绕中,隐隐有两个虚影俯视着墨家族人,更是对着墨轩颔首微笑。

  墨轩也微微笑着点下头回礼。

  没多久,墨雀儿排在墨家重孙辈首位上香,看得出来精神不是太好。这些天墨雀儿都是提心吊胆,担心这害怕那,想了很多很多,可墨轩一直都是不动声色,也没有喊她询问或者谈话,加上晚上爸妈动静总是不小,墨雀儿要能睡得安稳呢!

  墨轩见着墨雀儿,依旧不动声色。这小妮子还需好好敲打一番,不着急。

  墨石很是欣慰地看着族人们,自从吃了轩儿的灵药,不消三天,他便已离了轮椅,现在连拐杖都不怎么需要了,白发也有了转黑的迹象。这还是返老还童丹暂未服用,墨石不由感叹,现如今老天爷想要收我,得问过我家轩儿先!

  不仅仅是墨石,墨家其余年迈的族人也都年轻了很多。变化最大的还是墨轩的哥哥墨竹,已然白发转黑,红光满面,脸上一丝皱纹都没有了,看起来也就四十岁的样子!墨竹身体强壮,在墨轩的辅助下第一个服用了返老还童丹,现在药效还未完全吸收,还能再年轻不少。

  返老还童丹,还童倒不至于,但变年轻却是真真儿的。对于普通凡人来说,返老还童丹就是第一仙丹,无数凡人梦寐以求!

  墨轩这次一共兑换了十颗返老还童丹,八颗是从罗宇师叔那边用陨石核心换的,两颗是从太学院用积分兑换的。话说,太学院的丹药真的太贵了,墨轩打算下次从罗宇师叔那边多兑换一些丹药。这次的十颗返老还童丹还是不怎么够用啊,只能优先给最亲近最急需的亲人服用,其余人等下次兑换便是,不用着急。

  “上香完毕,族人叩拜!”上香完毕,墨石令着,这命令顿时就传达了下去,祠堂内和院子里的族人都是神情肃穆,对着祠堂一起跪下磕了四个头。

  墨轩抬头见着整个祠堂白红之气氤氲弥漫,充满了神圣感,香火烟雾缭绕中两个虚影更加凝练。

  跪拜完毕,墨石将事先准备好的墨轩的长生仙人牌位供奉上祠堂最上重高台,墨轩伸手一点,一点灵光投入长生牌位中。

  墨石率领族人再次依次上香。

  墨轩长生牌位的那一点灵光盈盈葱郁许多。墨轩微微点头,这长生牌位就相当于他的魂灯。只要墨轩还在世,这长生牌位便可安稳如山,一旦墨轩意外陨落,这长生牌位便会开裂栽倒,给家人报个信儿。

  祭祀完毕,族人将祭祀糕点分食,逐次退出祠堂。

  墨家闺女们又在家小住了几天,这才心满意足地带着子女回了婆家,一个个容光焕发,全都年轻漂亮了许多,回去定能让丈夫大吃一惊、爱不释手。

  次日,墨轩念初学堂时的启蒙刘老师前来拜访,邀请墨轩给初学堂的孩子们上一天课。当年刘老师对墨轩照顾颇多,墨轩自然是满口答应了下来。见着当年风华正茂的刘老师现在已然白发苍苍、佝偻着身子,墨轩也有些心酸,只可惜这次兑换的丹药已经分发干净,临了只能硬塞了一个大红包给刘老师。

  墨轩站在村口目送刘老师坐着牛车渐渐远去,唏嘘不已,初学堂啊,都好久没有见到了!

  想起当年念初学堂,墨轩还是忍不住咂咂嘴,还真不是一般的辛苦!

  天蒙蒙亮,墨轩就被妈妈从暖烘烘的被窝里揪出来,迷糊着被套上衣服,洗把脸,书包和水壶往脖子上一挂,怀里塞一个大白馒头,手里再塞一个大白馒头,就往屋外一推。

  寒风一吹,墨轩一哆嗦,这才彻底醒了过来。一边啃着手里大白馒头,一边步行前往县里的初学堂。不远,也就不到十公里。

  走啊走,走啊走,一般要一个时辰才能到。

  运气好的话能遇到同学,结伴同行,聊聊天,走路也就不觉得那么漫长了。

  上午跟着刘老师后面朗读道典,再听刘老师讲解涵义,中午就着水壶里的凉开水吃掉怀里已经僵硬的大白馒头,趴桌上睡一会儿。

  下午在沙盆里练字写文章。青元小仙界的纸张很宝贵,是由一种坚韧的芦草制成,主要还是为了节能,一般只有账本、对联、书籍、大考等才会用到纸张。

  然后放学回家,同学们欢欢喜喜结伴而行,遇着岔路,人就渐渐的少了,最后只剩下墨轩一人。

  起早贪黑,头悬梁锥刺股,风里来雨里去,连续十年天天如此。这小仙界可没有星期天啥的,每年只有少之又少的几个节日初学堂才放假休息,苦哇!

  那时候墨轩真的很羡慕每天都可以睡懒觉,白天也没什么事可以随便玩耍的哥哥墨竹,更羡慕前排隔三差五就有半只烧鸡当中饭的小胖,却也知道这世界只有修仙才是真正出路!

  苦尽甘来,墨轩因为有着地球初三文化水平作底,又聪明伶俐,苦读十年总算考过了童生试,之后就没必要天天去学堂了,可以在家里自学钻研,遇着不懂的地方再去县里初学堂请教刘老师。刘老师很有才学,曾经获得过大考第六名。

  墨轩第一次大考毫无悬念地落榜了,郡里大榜只公布前一千名。墨轩很有自知之明,只得剑走偏锋,在家鼓捣大水车这类便捷器械,在外吟诗作词对对子,名气越来越大,终于获得孔仙人的青睐,踏上修仙之旅。

  墨雀儿已经是童生,以她的实力自然不需要再去初学堂学习,在家里担任墨石的小助手。

  墨轩跟墨雀儿说了一声,明儿一起去初学堂。

  墨雀儿应一声,有些疑神疑鬼,搞不清楚墨轩到底打的什么主意。

  一大早,天蒙蒙亮,墨轩和墨雀儿就驾着牛车出发了。

  墨雀儿如坐针毡,刻意远离了墨轩,双臂抱着膝盖,很是拘束。

  “小雀儿,你读了几年考中童生的?”墨轩一边驾着牛车一边随口问道。

  “两年。”墨雀儿如实回道。

  墨轩点点头,又问道:“首次大考就是第四名么?”

  墨雀儿低低嗯了一声。

  厉害啊!墨轩暗暗咂舌,过了片刻,又问道:“以前修过仙么?”

  “算是修过吧。”墨雀儿苦笑了下,只不过自己修炼的是本族神通,跟修仙还是有很大差异的。墨雀儿也不打算瞒着了,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老是憋着都快憋出内伤了。

  墨轩哦了一声,专心致志赶着牛车,不再吭声。

  墨雀儿神色微变,轻轻咬着嘴唇,想主动交代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,怕不慎说错一句话,就得立即殒命!

  一路无话,牛车慢悠悠地到了县城。

  刘老师领着一大帮子学生在县城外已经恭候多时。

  墨轩下了牛车,跟刘老师见过礼。

  学员们都是无比热切地看着墨轩,这可是咱们明玉县初学堂第一个考进太学院的学员,也是咱明玉县第一位仙人,所有学员的楷模表率!

  一行人来到初学堂。

  墨轩见着即便已经翻新多次却还是显得老旧不堪的初学堂,嘘嘘不已,还真是时光如梭啊!

  不墨迹,墨轩坐到讲台的太师椅上。

  台下桌椅全部收了起来,放着一张张小凳子,学员们和童生们密密麻麻坐着,目光热切地看着墨轩。刘老师坐在一旁,对墨轩微笑着点下头。

  墨轩望着台下孩子们充满希望的眼睛,心里有些难受。就因为小仙界资源匮乏,那么多的好苗子都没办法修仙,就只能黯然种田生娃,再种田,再养娃,碌碌一生。

  墨轩收拾心情,正式开讲,把近几年的大考试题用仙人角度讲解一番,然后就开始讲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。

  青元小仙界十三个州,往下是郡、县、村。一个州的区域乃是地球总面积的数倍,一个郡就差不多有中国那么大,县、村则极多,跟地球的县城、村子差不多大。

  各区域长官都是众人推举选出,童生才拥有选票。州长牵涉太广,几乎每个州长身后都站着一位天仙,可谓只手遮天,权限极大,可比肩中国古代的帝王。即便是这样,州长面对哪怕最普通的仙人也得作揖行礼,体制决定了凡人不可能跟仙人平起平坐。

  每年大考,郡里只取前三名,那为什么大榜要公布前一千名,仅仅只是为了表示公平?当然不是!前一千名那也是才气的象征,考进前一千名的童生,都能在县城里郡城里乃至州城里谋个好职位,有出息的甚至能成为县长、郡长。

  即便考不进前一千名,那也能够在家族里管着财务啥的,不用在灵田里操劳蹉跎,混得好也能当个村长。

  所以童生别光顾着死读书,学门吃饭的手艺很重要,行政管理,财务会计,量田播种,写对联,教书先生……这些都是不错的手艺。

  台下学员们渐渐有些不耐烦了,什么啊?我们过来听讲是想要听听如何才能考上太学院,而不是一个劲的听考不上太学院该如何出路!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