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大战武爷

更新时间:2016-02-20 17:48:38 作者:方小九 字数:3010

“就是买饭吃的东西,你没有?”戎绒惊讶了,这人还真是土鳖,居然连吃饭需要付钱这样简单的事情都不知道。
  方小九苦思冥想终于想起柯子明之前好像给自己留下过几只银饼,从储物袋中拿出来放在手掌之中,摊在戎绒的面前,“你说的是这个么?”
  “算你还识相,记住啊,以后出来必须要带钱,这个东西。”戎绒拿起一块银饼在方小九的面前晃了晃,“这个东西叫做钱,明白了么?”戎绒老气横秋的教训着方小九,方小九坐在一旁老实的点点头。
  “你们都吃饱了么?”方小九和白桦早就吃饱了,看着戎绒的吃相,两个人横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一个女孩子的吃相居然和一头猪没什么区别,现在戎绒问他们两个吃饱了么,显然是她也填饱了,忙不迭的点头说吃饱了。
  “吃饱了就好,别到时候说我请你们吃饭你们还饿着肚子。”戎绒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肚皮,“小二,结账。”方小九迷糊了,这到底是谁在请客。
  戎绒的一嗓子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,也就是武爷带来的那一桌人,还有店小二。
  “客官,呈惠,一共是十八两银子。”店小二笑着说。
  戎绒将刚从方小九那里打劫过来的银饼全部放到店小二的手中,“给,不用找了,剩下的就当是给你打赏了。”
  店小二看着自己手中四个银饼,“客官,您别逗小的。”
  “逗你?为什么逗你?这些不够么?”戎绒看着还拦在自己前面的店小二问。
  “够是够,可是......。”
  “那不就行了,不要拦着我,我今天很忙。”戎绒把店小二剩下的话给打断,说完就要下楼。
  “客官,这点钱只够给你的马的草料钱。”店小二的话一说完,戎绒顿时双目瞪圆。
  “怎么你的意思是我是来吃霸王餐的?”说着话戎绒一把就把店小二的领口给揪了过来,她没有店小二长的高,所以将店小二拉扯的直接跪倒在地。
  “不是,我的意思是......。”
  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戎绒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,让方小九和白桦羞得脸都没地方放了。
  “好了好了。”一个人走了过来,将戎绒和店小二分开,站在两人中间,“不就是一顿饭钱么?记在五武爷我的账上。”
  武爷肥胖的身子站在两个人的中间,油腻的脸上,挂着笑容,不断的打量着戎绒和白桦。
  “可是......。”店小二还想在说什么,被武爷一耳光就打了过去。
  “怎么武爷我说的话不管用了么?”武爷双眼一瞪,连带的他带来的那一桌人也都一个个凶神恶煞的走了过来,恶狠狠的看着店小二。
  “是是是,武爷说的是。”店小二捂着肿起来的腮帮子就下了楼了。
  “多谢道友相助。”戎绒抱拳一说完,就准备从武爷的身边离开。
  “等等。”武爷笑眯眯的挡在了戎绒前进的道路上,戎绒不明就里向后退了两步。
  “还有什么事?谢我也谢过了,等我有钱了我会还你的,你还想干什么?”
  “呵呵,武爷我向来不喜欢别人欠隔夜账。”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戎绒的眼睛之中已经开始散发光芒了,方小九也将白桦护在了自己的身后。
  武爷哈哈一笑,“我没什么意思,就是看着两位姑娘觉得可交,想和两位姑娘交个朋友,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?”
  “哦?”戎绒的脸上瞬间挂上了笑容,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笑眯眯的在武爷的肚子上轻轻的拍打了一下,“讨厌,武爷,您倒是早说啊,害的小女子还以为武爷您要劫色呢。小女子姓方名小九,年方二八。”戎绒说完还捂着嘴偷笑,对着武爷释放了两个媚眼。
  戎绒娇滴滴的语气让方小九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,特别是戎绒还用自己的名字,更让方小九全身冷汗直冒,这女人不能招惹。
  “好好,武爷就喜欢你这样的。”武爷哈哈大笑,一边还将戎绒的下巴轻轻的挑起,戎绒一巴掌打掉那只肥手。
  “武爷,您真讨厌。”娇滴滴的语气让方小九恶寒,倒是让武爷乐的哈哈大笑。
  笑过之后的武爷看着白桦,“不知道姑娘你贵姓,可否交个朋友?我敢说,整个孟山城不给武爷面子的人绝对没有了。”
  方小九拉着白桦的手,明显感觉到白桦的身体开始颤抖了。
  “嗯?不说话,看来是不给武爷面子了。”武爷的笑脸一下子就换成了一张怒气冲冲的脸,“兄弟们给我上,抓住她,今天让弟兄们全都开开荤腥,看她的样子还是个雏。”
  武爷身后的人哄然大笑,一个个脸上带着狞笑,围了过来。方小九将白桦护在自己的身后,双眼紧紧的四周。
  “啊哟武爷,何必动火呢。”戎绒脸上洋溢着笑容,扭着小腰身来到武爷的跟前,“这两个都是我的跟班,不懂规矩,我来陪武爷啊。”
  “哼,在孟山城没有人不给武爷面子,你的跟班也不行。”武爷一把就将戎绒推到一边,“给我上。”
  武爷手下如狼似虎,全都扑了过来,方小九清斥一声,墨杀已然在手,将扑在最前面的两个人已经拍飞,白桦的蝶舞也已经飞出一道道幽蓝,将自己护了周全。
  “这点实力,还想出来混。”武爷走向前,肥胖手在腰间一抹,一把软剑就出现在手中。
  一时间,蝶舞的幽蓝,墨杀的银芒,软剑的白光纠缠在一起,外人根本插不进去手,戎绒看到没有人注意她,纵身一跃就离开了这里,飞出窗外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  方小九的墨杀太过于长,不适合在窄小的地方发挥,只得横转枪杆不停的遮挡,白桦的蝶舞则不断的在三人之间游荡。
  方小九白桦与武爷之间还是有差距,两个人已经拼尽全力却被武爷步步紧逼。
  “就这点实力还敢来孟山城撒野。”武爷一剑将两人逼退,好整以暇的退后看着方小九和白桦两个人靠着墙角不断的喘着粗气。
  方小九和白桦对视了一眼,两个人默契十足。
  “墨杀!”
  “蝶飞!”
  伴随着两声大喝,墨杀银芒大胜,两道血线浮出,不断的来回穿插向着武爷绞杀而去。两只弯刀飞在空中,像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,扑扇出幽蓝的刀芒。
  “哼。”武爷冷哼一声,全身灵力暴起,头顶之上出现一块心田,将他全身护住,方小九和白桦的一次全力攻击,就这样被武爷给破坏掉了。
  “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们了,心田镇压!”武爷全力催动,头顶之上的心田猛然发动,向着方小九和白桦压了过来。
  白桦没有修行,根本没有心田,只有方小九。方小九运转心典祭文,四四方方的紫色心田出现在方小九的头顶,紫色的光芒将这片空间里的一切光芒都镇压下去,心田至尊,霸道无双。
  “好好好,果然没有让我失望,一个是化形草药,一个是心田至尊,果然轮到我武爷飞黄腾达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”
  在方小九的心田之下,白桦的本体已经显露出来,看的武爷心中一阵火热,用尽全力,将自己的心田催动,向着方小九的心田镇压过来。
  还没等方小九催动,紫色心田就自动飞出,与之撞击在一起。
  轰隆之声大作,武爷的心田节节后退,强大的反震之力让武爷嘴角溢血,自身的心田虽说在资质之上不差,可是论起心田至尊来说,天壤之别,前者几乎大半修行都可以筑成,而后者非天地护佑,万世难寻之人不可得,哪怕武爷已经是半只脚已经踏入灵种境。
  不单单如此,方小九自己催动着心田在与武爷的心田碰撞,白桦则操控着蝶舞不断在武爷的周身旋转,虽然对武爷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,可是每一次碰撞之后,自己心田所形成的护罩就会有一丝裂缝,蝶舞从这道裂缝中间发出一道幽蓝攻击自己,要是武爷不小心应对,可能就会身死道消。
  众位可能又问了,武爷不是带了一票人过来么,怎么刚刚开打人就不见了?他们全都是修为不深,纵然是心田境的修士,可是被方小九的紫色心田完全压制,根本动弹不得,全都在地板上匍匐着,有的已经晕厥过去了。
  连续不断的碰撞让紫色心田有些恼怒,方小九体内的灵力瞬间被抽空,紫色光芒将整个二楼全部笼罩,甚至是在孟山城的上空都出现了一道紫色光柱。
  紫色心田猛然加速,轰隆一声,就将武爷的心田撞了一个对穿,武爷脸色苍白,嘴里喷出一口鲜血,瘫软在地,白桦乘机操控着蝶舞,洒出大片幽蓝,笼罩了武爷,生死不知。
  紫色心田退回了方小九的体内,灵力尽失的空虚感让方小九摇摇欲坠。
  “快走!”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