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出发

更新时间:2016-02-18 16:29:52 作者:方小九 字数:3023

“不行!”戎绒和方小九几乎是同时喊出了这两个字。
  “为什么?”老鬼有些惊讶,要说方小九不同意他还能理解,戎绒为什么也不同意?
  “没有为什么,我就是不喜欢她。”方小九冷哼一声说。
  “你以为你是谁?实力不济脾气还不小,我都看不上你,我要自己一个人走,区区大周还不能把我怎么样。”戎绒的一张嘴也很刁钻,最后那句话是给老鬼说的。
  “戎绒,你别忘了你哥是怎么说的,你如果现在就这样的话,那么不过片刻你大哥就会来到,到时候你自己解释。”老鬼隐晦的在胸口比划了一个印记,戎绒立刻变得老实了。
  “我听还不行么。”
  老鬼把方小九拉在一边,“小哥,这件事情......。”
  方小九打断了老鬼后面的话,“她是西楚人吧。”
  老鬼尴尬的笑了笑,“我就知道瞒不住小哥,她确实是西楚人,而且地位不低。”看到方小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老鬼索性都说了。
  “我知道你想要知道什么,我只能说我生是大周的人死是大周的鬼。至于我怎么认识西楚的人,说来话长简单的说一下,我年轻的时候,喜欢四处游历,结识了很多朋友,其中就有西楚的一位,戎绒就是我那位朋友的后人。”
  “那还不简单,你带着她去大周游历不就行了,以你的身手应该不差吧?”方小九说。
  “我不能离开,六镇之所以还是六镇,就是因为......。”老鬼叹了一口气没有把话继续说下去,“总之我有我的苦衷,不能离开六镇,只要你能带上她,我保证她会很听话,不会给你捣乱的。”
  “我不信。”方小九毫不犹豫的拒绝。
  谁看到戎绒的那个样子,都会把她和麻烦直接挂钩,包括老鬼也头疼不已,现在想要把戎绒托付给方小九,方小九也不傻。
  老鬼说:“我就给你全说了吧,戎绒逃婚出来了,时时刻刻有人前来捉拿她,于是她就跑到我这里来寻求帮助,而我这里也不安全,我也不能离开六镇,只能拜托你将它带去大周腹地,那里才不会有人打她主意,我知道戎绒这孩子会让人不放心,我会教你一个印记,只要你把这个印记放出来,她就会乖乖听你话。”
  “时间?”
  “一年为限。”
  “只有一年?”
  “只有一年,一年时间一到,不管你们在那里,都不必管她,自会有人前来。”
  方小九看了看老鬼,又看了看戎绒,“实话说,我身负血海深仇,这一路可能不太平,我连自己都保证不了全身而退。”
  老鬼沉默了一下,“没关系,我相信你。”
  “好吧,我答应你。”方小九其实真的不想答应,可是老鬼这半年来对于他确实很照顾,让他的修为提升了不少,心田已经全部修复,为了还老鬼的这个人情,方小九只能答应这个请求。
  “多谢小哥。”老鬼对着方小九深深的鞠了一躬。
  “您老客气了。”方小九连忙把老鬼扶起。而后,老鬼又给方小九传授了一个口诀,和一道印记,让方小九回房参悟,而老鬼带着戎绒去另一个地方休息。
  第二天一早,方小九和白桦穿戴一新,将自己的东西全都准备好,走出店门准备出发,老鬼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还牵着一辆马车。
  方小九左右看了看,开口问:“怎么没看到戎绒?”
  “她睡着了,就在马车里面,你们就带她走吧,拜托两位了,不要忘记那道印记,那道印记可以就你们一命,切记切记。”老鬼把马车交付到方小九的手上叮嘱道,白桦则一脸迷糊。
  “我会尽力。”方小九让白桦钻进马车,刚准备离开,老鬼又把他叫住。
  “你们的兵器太过于惹眼,平时还是不要显露人前,这两个小东西送给你们贴身放到。”老鬼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两个毫不起眼的小布袋,“这是储物袋,可以将自己平时不用的东西放进去,将灵力输入,心中默念就可以使用,你可以试试。”
  方小九接过两只储物袋,给白桦一只,灵力涌入,心中默念一声收,自己后背之上的墨杀就消失不见了,精神之力探入,发现墨杀静静的躺在储物袋中,又默念出,墨杀从新回到自己的手中,果然是好东西,方小九将自己身上的东西全都装进了储物袋,里面的空间已经不大了。
  “多谢。”方小九一辑到底。
  “不客气,这也是对你的报酬,还请小哥多费心。这个东西不可装活物,切记。”
  “小子谨记。”
  “上路吧。”
  互道珍重,方小九坐在马车之上,“驾!”。
  一道烟尘,从眼前延伸到远处,烟尘之后,是已经领略过的风景,已然缺少了让人留恋的情愫,而在前方,那里还有许多未知的景色在等待发现,而我,就是探索人群中的一员,但是,我其中最璀璨的那一个。
  方小九架着马车,一路驰骋,看着两旁的事物快速的向后倒退,他的心情也变的很好,忍不住心情激荡,放声长啸。
  “小九哥哥。”白桦从马车之中钻了出来,坐在小九的旁边。
  “怎么出来了,外面风大,快回去。”方小九让马车慢了下来。
  “里面有个女孩子,刚才我没说。”白桦说。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方小九把昨天发生的事情给白桦说一遍,但是白桦没有吭声,只是将自己的螓首轻轻的靠在方小九的肩膀上,。
  “小九哥哥,你看,着风景多美啊,要是一直这样该多好。”白桦轻轻的说,飞扬的长发在方小九的脸上不断的拂过,淡淡的清香让方小九有些迷醉。
  “好个屁。”一声咒骂打破了这个美妙的时刻,让方小九和白桦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。
  一颗小脑袋从马车之中钻了出来,正是在马车之上睡觉的戎绒,一屁股坐在了方小九和白桦的中间,“该死的老头,居然给我下药,让我睡着了,害的我现在脑袋还不清楚。”
  原来,在昨天晚上,戎绒准备趁着夜色逃离,可是被老鬼发现,喝了一倍老鬼倒的茶水之后就不醒人事了,等到她醒来,发现自己却在马车当中,头昏脑胀极为难受。
  戎绒一边咒骂一边揉着自己的脑袋,搞笑的样子让白桦忍不住捂嘴偷笑。“咦,这是哪里?”吹了一会冷风,戎绒才感觉自己的情况好了不少,清醒过来的她,开口询问。
  “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。”方小九开口回答。
  “怎么会是你们?”戎绒呆滞了一下,“看来老鬼还是把我甩给了你们。”
  戎绒站在马车上拍了拍自己的手掌,“谢谢你们把我带出来,现在我们就各奔东西吧。”戎绒飞身而起,从马车之上跳了下去,方小九连忙将马车停下,拦在戎绒的面前。
  “不行,你还不能走。”
  “干什么?你还有完没完,要不是昨天老头阻拦,早把你打的满地找牙。”
  白桦最不愿意听的就是别人说方小九的不是,别看她平时柔弱,但是对于方小九极为在意。一听戎绒这么说,当即蝶舞擒在手中,刀芒喷吐,幽蓝耀眼。
  “怎么,想两个打一个?”戎绒伸手一招,长刀就出现在她的手中,“你们两个我还着没放在眼里。”
  方小九什么也没说,双手掐了一道印记放在胸口,指尖之上光芒闪烁,随时准备发出。
  “你怎么也会?”戎绒恨不得把手中的长刀戳进方小九的胸口,但是她不敢。
  “老鬼说,要是你不停话,就让我用这个印记。”
  “你......。”戎绒一时气节,“该死的,破印记。”戎绒长刀一收,钻进了马车里,然后又把脑袋伸了出来,喊道:“还不快走,在这里喝西北风么。”
  三人重新上路,一路上方小九和白桦又说又笑的,但是戎绒却窝在车厢里一动不动,时不时的冲着方小九翻着白眼,气鼓鼓的样子着实可笑。
  日上三竿,三人的肚子也开始叫唤了,方小九将马车卸下,让马儿自己去找草吃,他和白桦则开始忙活的吃点东西,也没什么可以准备的,老鬼在马车里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食物,全都收在白桦的储物袋中。
  “喂,吃饭了。”方小九冲着马车里喊了一句。
  “我不饿。”气鼓鼓的声音从马车里传了出来,让方小九忍不住笑了笑,还真是个小孩子。
  白桦要去找,但是被方小九拦住,两个人自顾自的吃了起来,方小九还故意发出一些声音,逗得白桦一直捂嘴偷笑。
  这一招果然有效,没一会戎绒就从马车里面出来,气鼓鼓的瞪着大眼睛看着方小九,“你是不是故意的?好,现在我出来了,你能把我怎么样?我吃穷你。”
  说这话戎绒就把方小九手中的一块肉整个夺了过去,大口大口的嚼了起来,边吃边瞪眼。
  “哟,还有小美人啊。”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