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老鬼

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5:11:30 作者:方小九 字数:3004

战飞呆呆的坐在空荡荡的帐篷里,心里一阵苦涩。这就是大家族子弟的悲哀,从自己出生开始,命运就不在是自己的,而是牢牢的捆绑在这个家族之上,家族需要什么样的人,他们就变成什么样的人,当家族认为你没有什么作用的时候,你就可以死了。
  这一切自己都知道,可是自己无力反抗,是家族让他有了显赫的身世,是家族让他有了旁人侧目的修炼资源,可是这一切在旁人穷奇一生想要得到的东西,对于自己来说,就像是一道枷锁,将自己紧紧的锁住,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喘。
  “什么时候才算完。”战飞叹了一口气,口中喃喃的说。
  与此同时,方小九的嘴里也冒出了这么一句话。天色已晚,两个人在半山腰的一颗松树后面发现了一个山洞,进去休息了一晚上,等到第二天两人苏醒,准备出发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的头顶之上不断的人飞过,而且听声音,人还有不少。
  两个人就坐在山洞之中等待,没想到这一等就等了一天,并且在他们的头顶之上还有人安营扎寨,安排了巡逻岗,连说话的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。这下让方小九两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出,万一出点什么大动作,他们绝对难逃一死。
  两个人就那么轮流休息,一连过了三天,头顶上的动静在算是消失,方小九先上去查探了一番,确定没有危险了,才把白桦带出来,两个人用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。
  渐渐的方小九也发现了不对劲,按照地图上的显示,某些地方明明应该有巡逻队驻扎的,可是那里却空无一人,难道他们已经知道自己逃跑的路线,提前将这里全部包围了?
  方小九心里不敢确定,拉着白桦一连跑了好几个驻扎地,发现和之前的一样,难道说战家人已经全部撤离了?
  地图上的指引已经全部走完,连战家的一个人影都没有发现,方小九这才敢确定战家人却是因为某些原因全部撤离,但是方小九还是不敢彻底放下心来,一路上依旧小心翼翼,但是相比之前已经放松不少。
  按照黄顶仙人所画的十万大山的地图,在往前边不远就可以遇到一个小镇了,可以好好的补充一下了,想到这里方小九嘴里的口水就留了出来,柯子明留下来的银饼也可以用了。
  在山中好好休息了一碗,方小九重新换了一套蓝色长袍,好好的梳洗打扮了一番,白桦就更为简单了,她身上的白色衣裙永远都是一尘不染,简单的梳洗一下,让原本就天生丽质的白桦,更加妙曼诱人。
  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,方小九背负墨杀,拉着白桦两个人走进了小镇。
  小镇确实是小。小镇的路口立着已经风化的斑驳的牌坊,隐约可以看到两个字,六镇。
  在往里走,是可以并排走两匹马的街道,在街道的两旁有几面脏兮兮的旗子在风中凌乱。街道并不长,一眼就可以看到头,偶尔有几个人走上街道,也是匆匆而去。
  方小九看到这样的情形,一只手始终握着墨杀,两只眼睛始终在四周扫视,走到街道中间,方小九看到路边有一间客栈,拉着白桦走了进去。
  “两位客观是打尖还是住店?咳咳咳。”店里面有几张被磨的黑亮的桌椅板凳,靠近最里面的墙边有一张长长的柜台,后面站着一位满脸沧桑的老者,浑浊的眼睛看着方小九和白桦两个人。
  “有什么吃的么?”方小九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,每说一句话都小心翼翼的。
  “二位客观稍等。”老者从柜台之后走了出来,把柜台之上的茶壶和茶碗拿起,给方小九和白桦两个人每人倒上一杯水,然后又走回去,柜台后面还有块布帘,老者掀开布帘走了进去。
  方小九疑惑的看着这名老者走进了布帘,这名老者右腿有毛病,走路往右歪斜,但是手很稳,完全不像是六七十老者。
  没多大功夫,两碗面条就端了上来,香喷喷的味道一下子就将两个人的所有注意力都吸引了。
  方小九二话不说端起一碗就往嘴里扒拉,白桦的一口还没吃完,方小九的一碗酒已经完了,“老爷爷,还有么?最好有些肉。”
  “稍等。”这次等的稍微长了一些,老者端着一个餐盘上来,摆了慢慢当当一桌子,只有两碗面,剩余的都是肉,方小九直接上手,抓住一只不知是那种妖兽的一只前腿,拼命的往嘴里塞,白桦则在旁边细嚼慢咽的吃着面条,时不时的看看方小九。
  老者坐在柜台之后,喝着茶,半眯着眼睛看着方小九两人狼吞虎咽。
  “嗝。”方小九舒服的打了一个饱嗝,整个人靠在椅子上,动都不能动了,撑着了,好久都没有这么舒服的吃饭了,方小九一次性就给补了回来。
  白桦笑了笑,拿出手绢擦了擦方小九的嘴角,还有油腻腻的手,两人四目相对,白桦羞涩一笑坐回原位,低着头不断的喝着茶水,方小九则用手挠着脑袋,呵呵傻笑。
  “小伙子,小老儿手艺如何?”老者走过来坐在方小九的旁边,还拿着一只酒壶和三只酒杯。
  “老爷爷的手艺真好,我斗吃撑了。”
  “哈哈哈。”老者爽朗的笑了起来,“不要叫我老爷爷,叫我老鬼就行。”
  “老鬼?什么老鬼?”
  “瘸腿老鬼,活的像个鬼,哈哈哈。”看着老者笑的前仰后合,方小九和白桦对视了一眼,没有发现哪里可笑。
  “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小家伙了,来我们喝一杯,这顿饭我请了。”老鬼笑眯眯的在每个人的面前都放了一只酒杯,然后斟满。
  “我不会喝酒。”方小九说。
  “我也不会。”白桦低着头很不好意思。
  “修行之人不会喝酒可不成,要知道在家靠父母除外靠朋友,喝酒就是最简单的交朋友的方法。”老鬼一边说一边把白桦面前的酒杯端走,在她的面前放了一只茶碗。
  “从哪里看出来我是修行人?”方小九又问。
  “从你身后的长枪,还有这位姑娘背后的弯刀,普通武者的兵器没有如此的内敛。”老鬼笑眯眯的说着,方小九点头如捣蒜,看来自己还是嫩,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装扮的很好了,没想到刚到了第一站,就破绽百出。
  “来来来,走一个。”老鬼不由分说给方小九灌了一杯。
  入口辛辣,辣的方小九眼泪都掉了下来,勉强咽了下去,却是一片冰凉,全身舒爽,让方小九忍不住舒服的呻吟了一声。
  “怎么样?”老鬼笑眯眯的看着方小九。
  “刚喝进去的时候太辣了,到了肚子却是清清凉凉的好舒服。”方小九闭上眼睛很是回味。
  “舒服好,舒服好。”老鬼又给两人的杯子斟满,“看样子,你们是外地来的吧?”
  “是啊,老爷爷你怎么知道?”方小九疑惑的问。
  “六镇虽说是个镇子,可是这镇子里只有十几户人家,哪家的人我不认识,只有你们两个我不认识,肯定是从外地来的。”
  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
  “来来来,我们在干一个。”
  老鬼和方小九一连干了三杯,初始还未觉得如何,但是第三杯一下肚,一股冰凉之后,却是一股火热从丹田而起,直冲方小九头颅,让方小九脑袋晕晕乎乎的,看人都砍不清楚了。
  “不行了,老爷爷,我,我好像醉了。”方小九说话都有些大舌头。
  “醉了,就好好睡一觉。”老鬼笑眯眯的看着方小九一下子就钻到了桌子地下,呼噜声大作,睡的不省人事。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白桦害怕方小九遭了老鬼暗算,蝶舞抓在手中,两道幽蓝直冲老鬼面门。老鬼微微一笑,用手一挥,两道刀芒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白桦心中大惊,还没等自己在出招,就感觉自己全身力气一下子就被抽空,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  *********
  方小九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和一个名叫老鬼的老头喝了三杯酒,然后自己就不醒人事,白桦也被打晕,然后二人就被老鬼抬到一间屋子。
  睡得好舒服,方小九伸了一个懒腰,身上盖得被子滑落,方小九连忙捂住,发现自己的衣服还在,在一转身,白桦就躺在自己的身边,睡得正香。两个人的行李都放在桌子上,蝶舞和墨杀都在。
  方小九轻手轻脚的走下床,将自己的墨杀背负在自己身上,走了出去。走出去才发现,这还是个二层楼,自己正在第二层,自己的这一层还有很多的房间,看样子都没有人住。
  楼底下正是自己两人吃饭的时候坐的大厅,老鬼依然坐在柜台后面,有一口每一口的喝着茶水。
  “小伙子,你醒了?”老鬼笑眯眯的开口询问。
  “老爷爷早。”
  “不早了,你都睡了三天了。”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