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挟持

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5:09:06 作者:方小九 字数:3064

“蝶飞,杀!”
  围绕在方小九身边的弯刀,在一次加快了速度,围绕在方小九身边的刀芒,瞬间就多了一倍,方小九连只能来的及护住自己的要害,眨眼之间就被刀芒覆盖到全身。
  幽光消散,两柄弯刀飞回到柯子明的手中。“方小九,你的东西归我了。”
  “咳咳。”方小九咳出两滩血块,“休想。”全身上下密密麻麻的不满了细小的伤口,弯刀的刀芒冲进方小九的身体,不但在的身体上留下伤口,而且能冰冻经脉,灵力根本无法运转。
  许志明拿着弯刀一步一步的走过来,“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,都是你们方氏一门的错。”
  “要是三百年前,你们就让我得到,你们这一门也不会就剩下你一个人,现在都是你们咎由自取。”许志明手中的弯刀贴着方小九的脸颊,从上至下慢慢的滑动,冰凉的触感,让方小九全身的寒毛根根直立。
  “其实,我要的很简单。”许志明不着边际的自言自语,让方小九听得更是云山雾罩,不明所以。
  “你想说什么?”方小九的头被许志明的话给说晕了。
  “我不想说什么,我只是想让你在这个世界上好好的在看上两眼,这里,以后就是真正属于我的了。”许志明说着,就将自己手中的弯刀高高的扬起,一道幽蓝的刀芒直劈而下。
  “此时不出更待何时!”
  “叮”,金属的碰撞之后,幽蓝被挡住,一道银芒出现在方小九的面前,等到光芒消散,这才看清楚,横在弯刀之前的是一柄长枪,银色的长枪。
  之前方小九走到祖屋的时候,心中的召唤之感愈来愈强烈,但是他强忍住没有前去查探,在没有解决掉许志明之前,他不敢将白桦一个人放在外面,带到祖屋更是不可能,祖屋只有祭祀,或者族群之中强大之人进过祭祀允许才能进入。
  就在刚才,许志明的弯刀劈向自己的时候,方小九心中的召唤之感达到一个顶点,原本只是想出言试探一下,没想到果然有效。
  方小九欣喜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杆银枪,正是自己父母留给自己的那杆枪,被许志明穿插自己的那杆枪,方小九的指尖触碰在枪杆之上,略有些温热,“老朋友,好久不见。”
  许志明的手开始颤抖,宽大的衣袖下面已经有了鲜血流淌下来。
  在两者触碰的一瞬间,巨大的反震之力让许志明的脚步在地上划出了两道深深的沟壑,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惊讶,而是警惕,这里居然还有方式一门的帮手?
  等到他看清楚了来者是一杆长枪之后,许志明双眼猛的一缩,“方氏,你们要撕毁盟约么?”。
  也许就是许志明的这一句话激怒了长枪,长枪银芒闪耀,通过方小九的指尖,一股灵力冲进了他的体内,居然让方小九的伤势有了好转,也就是几个呼吸之间的事情,就让方小九的身体恢复了巅峰,甚至还有了一丝提高。
  “许志明,拿命来。”方小九手持长枪,散乱的长发无风自动,眼睛之中明亮的光芒,居然让许志明后退了两步。
  “喝!”方小九大喝一声,单手持枪直刺过去,这一刻许志明的心神居然被这一刺扰乱了心神,等到清醒的时候,枪尖已经到了他的眉心三寸,避无可避,只得后退。
  从祖屋祭台的第二层,一直退到第三层,撞塌了好几座民居,许志明察觉到他与方小九之间的距离不仅没有拉远,反而又近了两寸。
  额头上的汗珠,体内的空虚,双臂的颤抖都在告诉许志明,他已经不能再耗下去了,反观方小九后劲十足,一点都不像是刚刚还任人宰割的样子。
  “呀。”许志明调动自己的全力,用手中的弯刀将枪尖磕偏,可是他已经是强弩之末,那点力道根本不足以让方小九的枪尖失去控制,顺势而下,刺入了许志明的右肩膀。
  “这还不够。”方小九的话语很淡,身上的气势反而更加的浓郁。抽出枪尖,许志明的肩膀的鲜血马上就喷了出来,叮当一阵乱想,右手之中的弯刀已经掉落在地上。
  方小九清楚的记得,师父在信上告诉自己,斩草要除根。所以他立刻长枪一挥,在一刺刺了过来。
  “蝶飞,杀!”
  许志明掌中的弯刀只剩下一把,幽蓝之色旋转而来,方小九长枪在手,丝毫不惧,单手一掷,长枪直刺幽蓝的中心,叮的一声之后,长枪将弯刀钉在了地上。
  在长枪冲出的一霎那,方小九也冲了出去,双拳紧握,拳拳到肉全都砸在了许志明的胸口,许志明一连退了十步,方小九临空一脚,借势回身,将自己的长枪捞在手中,站立在地面。
  许志明被方小九的这一脚给踢回了祭祖祭台,撞倒了栅栏之后,在地上滑行了好一段距离之后才算是停了下来。
  “咳咳咳。”许志明用唯一的一只手撑起自己的身体,但是他根本无法站立,只能半靠在一块石头上,看着单手持枪缓步而来的方小九,明明脸上稚气未脱,但是却看到了滔天的血色与杀气。
  “呵呵呵呵,咳咳咳,哈哈哈哈。”许志明一边咳嗽一边大笑。
  “许志明你笑什么。”方小九的枪尖已经指在了许志明的眉心,但是还是阻挡不了许志明的大笑声。
  又咳出了一滩血块之后,许志明看着方小九,“来吧,给我个痛快的。”
  “成全你。”方小九的手已经握紧,体内灵力喷涌,随时准备雷霆一击。
  “慢着,方小九你看看这是谁!”正当方小九准备一下解决了许志明的时候,一个声音打断了他,回过头来,却看到了他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发生了。
  “许良才你想干什么?”方小九目玼欲裂。
  许良才用刀胁迫着白桦走在自己的前面,一面凶狠的看着方小九。
  原来就在刚才,方小九和许志明打的正激烈的时候,许良才清醒了,也就是这个时候,方小九和许志明两个人的力量膨胀的气浪,将许良才冲到了白桦藏身的小房子旁边。
  无巧不巧的这间房子破烂不堪,让许良才看到了里面居然还有名女子藏身,这名女子正是白桦。
  而此时的白桦全部的心神都在方小九的身上,当初被许志明打倒,眼看不得活的时候,心里的凄苦,还有银枪的突然出现,又让方小九生龙活虎,心中的激动,清清楚楚的写在白桦的脸上,但是她始终记得小九哥哥不让她发出声音,走出这间屋子。
  而她根本没有想到的是,隔着一堵墙,有一个人已经注意到她了。
  白桦的眼前一黑,然后一只粗糙的大手就捂住了白桦的嘴巴,“不许说话,不然你就死定了。”刻意压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然后一把明晃晃的小刀就抵在了白桦的脖颈上,于是就有了之前的那一幕。
  “许良才,你想干什么?”方小九心中怒火丛生,但是手中的枪尖一直都在许志明的脖子上。
  “我什么都不干,放了祭祀,要不然我就和这小姑娘一起死。”许良才说着就把白桦脖颈前的小刀,往里收了收,冰冷的触感让白桦尖叫了起来,“别说话,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。”
  喝止了白桦之后,许良才看着方小九,“我知道我打不过你,但是我有她,而你只能乖乖的听我的。”
  “许良才,我答应过一个人不杀你,但是你现在是在自掘坟墓。”方小九的双目已经开始变得赤红。
  “放不放人。”许良才的胳膊又紧了一下,以方小九的目力,清楚的看到白桦雪白的脖颈之上,出现了一丝红色。
  “许良才!”
  “放人!”两个人相互对视,最后还是方小九选择了退后,他不敢冒险,不想让白桦出现任何的意外。
  “你滚吧。”方小九眼睛看着许良才,手中的长枪却从许志明的眉心之间离开,“别让我在看到你,不然我还是要杀你。”
  许志明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看了看许良才,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,但是最终没有开口。
  “大祭司,你走吧,你活着我们许家湾就还有希望,走吧,快走啊。”许良才目光中的火热,那种奋不顾身的光芒,让许志明的心颤抖了一下。
  “等着我会回来的。我更不会放过你。”许志明的最后一句话却是给方小九说的。
  “滚。”方小九现在全部的心神都在白桦的身上,根本不想和许志明废话。
  许志明最后还是走了,步履蹒跚,原本在许家湾,甚至在周围的村寨当中都有赫赫威名的许志明,现在如同丧家之犬一般。
  日落西山,月上柳梢。
  一天的时间就在方小九与许良才之间对视之中度过了,“你可以放人了。”方小九的嗓音已经沙哑。
  “我不会那么傻,我放了她,我就死路一条。”
  “现在放了她,我可以让你不死。”方小九的耐心已经消耗一空了,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。
  “不要再往前了,要不然......。”
  “啊——!”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