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战飞寻仇

更新时间:2016-02-10 01:01:16 作者:方小九 字数:3134

从巨兽的嘴里缓缓的漂浮出一滴绿色的血液,飘在方小九的面前。
  “吞下它,我的孩子。”巨兽的语气中满是虚弱,又充满了希望。方小九也没有拒绝,不知道为什么,面对如此巨兽,方小九的心里尽然生不起一丝惧怕,表现的非常顺从。
  巨兽看着方小九吞下了自己的血液,满意的点点头,“回去吧,回到你来之前的地方,我在这里等着你,等着你回来,我的孩子。”
  巨兽对着方小九吹了一口气,方小九就被吹离此地,“找到它,你能感觉到它,它只属于你。”巨兽的声音在方小九的耳边回响,方小九再一次的陷入黑暗之中。
  也不知道是方小九吞了那滴血液的缘故,还是白桦眼泪的作用,温泉里所有的能量全部涌入方小九的体内,碎裂的骨骼在这一刻开始重新生长,经脉重新出现,原本已经濒临消失的心田也在这一刻重新凝聚。
  丹田之处绿芒闪动,一条条绿色的丝线出现在方小九的身体之上,将他的全身都连接在一起。每一次闪动,都会有天地灵气涌入。
  逐渐的,方小九的身上开始有了温度,心跳的声音也响了起来,呼吸平稳,就像睡着了一样。
  白桦惊讶的看着方小九身上的变化,“小九哥哥,你醒了么?是不是你醒了?”但是任凭她如何呼喊,方小九依然不为所动。
  随着方小九身体的恢复,他庞大的身躯也开始逐渐缩小,或者说,恢复成正常人的体型,不再是一个粗壮的身躯顶着一张稚嫩的脸了。
  与此同时在与十万大山毗邻的一座城市之中的一座宅院之中,战飞一脸戾气站在门口,面前站着数百人,全都是灵种境的高手,还有几人更是魂海境的强大修士,这些人无一例外的在胸口绣着一柄金色的斧头,一名老者扫视了一圈之后,对着战飞跪拜下来。
  “十三公子,孟山城里所有战家人全员到齐,请十三公子示下。”
  战飞满意的点点头,“两个任务,第一给我找到那条黑蟒,第二,抓住那个老不死的找到灵药,记住我要活的。”
  “是!”数百人的声音响彻孟山城,让孟山城所有的人都心中一惊,是谁又惹到这个庞然大物了。
  “出发!”战飞大手一挥,率先走了出去。乌压压的一群人,散发着冷冽的杀气,从孟山城中向着十万大山进发。
  柯子明将已经熬好的药汁,装在碗里,想要灌进方小九的嘴里,可是方小九牙关紧咬根本分不开,柯子明叹了一口气,这都三天了,碗里的药汁熬了又熬,总是灌不到方小九的嘴里,看了看坐在旁边的白桦,已经消瘦了,柯子明叹了一口气。
  一旁的黑熊哼哼唧唧的想要吃东西,被柯子明一脚踢开。
  “嗯。”一声轻微的声音打破了山洞里的沉默,白桦暗淡无光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柯子明也回过身来看着温泉之内的方小九。
  好舒服啊,方小九感觉到自己全身暖洋洋的,睁开自己的眼睛,首先看到的是一张消瘦的脸庞,大大的眼睛布满了血丝。
  “小九哥哥。”惊喜的声音让方小九回过神来,一把将白桦拉过来,抱得紧紧的,在无边的黑暗之中,以为自己再也醒不过来,掉落在温泉之中的白桦,惊异了一下,瞬间就被温暖和惊喜所包围,任由方小九把自己抱的紧紧的。
  “咳咳咳。”两声咳嗽将两个小人一下给惊醒,白桦这才清醒过来,挣脱方小九的怀抱,羞红了脸躲在角落里,在也不露面。
  方小九则被白桦妙曼的身姿看的呆滞了,鼻孔里好像有些温热。
  “看够了没有?要不我先出去?”柯子明看到方小九已经清醒,心里也放松了,开起了方小九的玩笑。
  “师父。”方小九挠了挠头,傻笑着。
  “赶紧穿上衣服吧,睡了好几天了,赶紧吃点东西。”柯子明笑着说道,连一旁的黑熊也用熊掌捂住自己的眼睛,不好意思,恼羞成怒的方小九连忙穿起衣服,压在黑熊身上就是一顿胖揍。
  白桦则躲在角落里捂着嘴偷笑,笑了一会又捂住自己脸,把自己的螓首埋在双臂之间,再也不抬起,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,白桦都不敢看方小九,小脸通红,在加上柯子明爽朗的笑声,更是让白桦羞愧难当,躲得远远的。
  吃饱喝足之后,师徒二人坐在一起谈心。
  “为师一直忽略了一件事情,教会了你心典祭文,却忘记了教授你保命手段,对敌不能仅凭着自己的一双拳头,那样会非常吃亏的。”柯子明说。
  “这几天为师一直在思索,你与我所走的路不同,我所会的你用不到,适合你的东西还是要你自己去寻找,为师梳理了一下自己平生所学,只有一样适合你,现在就传授与你,你仔细感悟。”
  柯子明一指点在方小九的眉心,方小九头颅轰鸣,在心典祭文的旁边又出现了一个祭文,相比于心典祭文的庞大,它只有小小的一点。
  “这是一式祭法,是为师无意间得到的,名叫囚龙指,我施展一遍,你注意观察。”柯子明运转灵力,在自己的指尖出现一个亮点,那个亮点猛然之间爆发,散发出无数的丝线,将两人面前的一块巨大的石头包裹住,随后就看到那块石头被整齐的切成好几块。
  “具体的运转方法我都交给你了,你可以自己参悟。”柯子明说完之后,拍了拍方小九的肩膀,转身离开了。对于自己的这个徒儿,柯子明非常的满意,自己从来没有用心的去指点过他,完全采用的是放养的方式,但是现在他走上了一条古来罕有的道路。
  方小九闭目盘坐在原地,全部的心神都放在那块小小的祭文之上,柯子明已经将自己的感悟全都输送到了方小九的脑海,但是他依然找不到门路。
  他在心里一个字一个字的对比柯子明的感悟,也一遍一遍的在心里回放柯子明刚才施法的样子。
  一次不行再来一次,无数次之后,方小九终于摸清了一点头绪,可是依然不能从指尖释放出来。这一指囚龙果然不凡。
  或许应该是这样的,方小九换了一个思路,将自己的灵气全部涌进祭文之中,终于代表囚龙指的祭文发亮,在方小九的指尖喷吐出一个光球,在自己的面前形成一个小小的网,而且很快的消失了。
  虽然没有成功,但是方小九心里依然高兴,自己找到了这门祭法的正确方法了。趁热打铁,这一次方小九往里面输入了更多的灵力,这一次释放出来的术法,威力比之前要大了不少,而且持续的时间也更长了,虽然比不上柯子明的威力,但是也足够。
  经过方小九数次的试验,他自己的全部灵力全部输入才能勉强相比于柯子明释放的威力,而且还只能释放一次。到这里方小九更加渴望得到梦里遇到的那只巨兽所说的东西了。
  那只巨兽说自己能感应到,但是自己到现在什么都没有,思索了半天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,倒是自己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心,等到自己学有所成的时候,一定会回到许家湾,找回自己那杆长枪。
  “小九,吃饭了。”柯子明招呼了一声之后,方小九才放下自己的心思。
  在方小九的全部心神都放在囚龙指上的时候,战飞一脸厉色的站在黑潭面前,这里正是那条黑蟒的栖身之地。
  “给我把它抓回来。”战飞手持折扇站在潭边,一声令下之后,身后立刻飞出来十几人,其中还有魂海境巅峰高手,钻入黑水潭之中。
  潭面之上冒出了一缕鲜血之后,战家的人就全飞出来,其中一名老者手里还抓着一条黑蟒,不过现在那条黑蟒已经变成了半条,而且身上的鳞片也少了一大半,模样极为凄惨。
  “黑蟒。”战飞看了看老者手中的黑蟒,“你知道我找你何事么?”
  黑蟒摇了摇头,战飞的脸色立刻就变了,老者把手一紧,黑蟒吃痛立刻哀嚎起来。
  “你连我战家的公子都敢拖下水,饶你不得。”老者在黑蟒的身上点了一指,然后就丢在了地上,黑蟒的身躯不断的在地上打滚,嘴里发出痛苦的嘶吼。
  其实战飞自己心里也明白,这件事情与黑蟒并无多大关系,现在惩罚一下黑蟒,也只不过是想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邪火,这就是大家族的权利,看谁不顺眼,就可以收拾谁。
  没过多大一会,黑蟒就抽搐成一团,嘴里的吼声也不再,只能张大嘴巴。战飞冲着老者点了点头,老者又是一指点在黑蟒身上,黑蟒化作人形,然后整个匍匐在战飞的面前。
  “十三公子,饶了我吧,都是我的错,是我不对。”黑蟒一边说一边在自己脸上使劲的抽着嘴巴,“求十三公子饶我一命,我给你当牛做马,求十三公子饶我一命,饶我一命。”
  黑蟒不断的磕头,直到将自己的额头都磕出血来,战飞在轻轻的哼了一声,老叟踢了黑蟒一脚,“起来。”
  “谢谢十三公子,谢谢十三公子。”黑蟒站起身来,恭恭敬敬的站在了战飞身后。
  “出发。”数百道身影疾驰而去。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