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围攻

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5:03:32 作者:方小九 字数:3117

“小九哥哥。”方小九刚进洞府,一道白影就扑进了他的怀里,淡淡的清香让方小九不知所措。
  “额,白桦妹妹,能不能先松开我。”方小九的两只手根本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,只得举起。白桦好像没有听到,伏在方小九的怀里,不住的抽泣。
  方小九被白桦这么一哭,更是不知所措了,两只手放哪里都不是,只得直挺挺的站在那里,像是个木头桩子,任由白桦在自己的怀里哭。
  过了好久白桦才从方小九的怀里抬起头,漂亮的眼睛现在成了两只红肿的桃子,梨花带雨的样子,让方小九一下子看呆了。
  “呆子。”白桦白了方小九一眼,然后一脚踩在方小九没有穿鞋的大脚上。
  痛的方小九嘴里嘶嘶的吸凉气,抱着大脚原地跳个不停。看到方小九搞怪的样子,白桦掩嘴偷笑不止。
  看到白桦终于笑了,方小九心里也松了一口气,只要女孩子不对他哭,怎么样都好。憨憨的笑了笑,用手挠了挠头,很是不明白,要怎么做才能像白桦妹妹那样,刚才还在哭,下一秒就笑嘻嘻的,很神奇啊。
  “赶紧来吃饭吧。”白桦看到方小九憨憨的站在那里娇嗔到。
  吃饭间方小九从白桦那里听到,是柯子明不让她出去,好像是有什么人来了。“我会陪着你。”方小九一句话又让白桦的小脸羞红了。
  一连七天,方小九都在山洞之中与白桦作伴,柯子明也在外盘坐了七天,也吩咐了方小九不用给他送饭,柯子明如此安排,让战飞等四人焦急万分。
  “这老家伙难不成想要在这石头上老死么?”黄顶咒骂道。
  “不着急,我们慢慢等。”战飞嘴里说着不着急,但是手中的折扇攥的紧紧的。
  四人都是双眼通红,他们都已经是魂海境的修士了,按说一个月不休不眠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可是他们面对的是融身境的柯子明,丝毫不敢放松,神经时时刻刻的绷紧,生怕出任何意外。
  值得庆幸的是,战家的隐匿阵法却是好用,不光能隐匿身形,还能驱赶兽虫,这让他们四人的日子好过了不少。
  就在四人的煎熬之中,天亮了。
  柯子明睁开眼睛,扫视了一圈之后,起身离开走回洞府,这四人才敢稍微的松了一口气。
  “师傅。”
  “爷爷。”一看到柯子明进来,方小九和白桦就围了过来。
  “没事了,他们应该是真的走了,不过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,特别是小九,不要离开洞府太远。”柯子明嘱咐了两句之后,就休息了。
  “哥哥,洞里没水了。今天没有办法吃饭了。”白桦对方小九说道。
  方小九心中开始思量,他和师傅倒是没多大关系,修行之人一两天不吃不喝也没事,可是白桦妹妹不行,思来想去,他决定出去弄点水回来,拎起水桶,叮嘱两句之后,迈步出了山洞。
  在洞口看了半天,方小九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,拎着水桶一路前行,到一条山泉旁边打上水之后,又回到了洞府,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身后会跟着一个人。
  看到方小九出来,战飞让周云跟着去,很快周云回来了,并且看到了方小九拎着一桶水回到了洞府。周云把自己看到方小九去山泉打水的事情一说,战飞沉思了片刻之后,“我有办法了,,哼哼我看你个老不死的死不死。”
  四人分头离开的事情,洞府之内的方小九他们根本不知晓,依然每天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,又过了两天,柯子明他们才算是彻底的放下心来。
  方小九一大早的就带着白桦给他准备的粥前去找黑熊了,快一个月没见了,也不知道老熊有没有点长进呢。
  柯子明对于方小九现在已经不过问了,修行一途就是这样,师傅领进门,至于徒弟如何修行,全看个人缘法。
  运转功法,灵气艰涩的在体内流动,融身之后,所有的经脉已经和心田灵种魂海合为一体。
  柯子明睁开眼睛,眉头紧皱,这几天不知道为何,灵气在体内的运行越来越艰涩了,甚至开始出现了停滞,自己查视了不知道多少次,却没有找到结症,一开始还会以为是融身境正常的门槛,随着时间的推移,柯子明开始怀疑自己的推断。
  “前辈可在?晚辈战飞前来拜会。”洞府之外的喊叫声,让柯子明楞了一下,随即眉头愈加紧皱,自己现在情况不妙,战家小子这个时候前来,难不成是他搞的鬼?
  叮嘱白桦不要出来,柯子明走出了洞府,看到战飞带着三个人站在不远处,摇着折扇微笑着看着自己,“战公子?”
  “前辈请了。”战飞一抱拳,“晚辈过来想询问一下,前辈最近可好?”
  战飞一句话让柯子明的目光一缩,果然和他有关。柯子明面无表情,“不劳费心,老朽安泰。”
  “哦?是么?”对于柯子明的的回答战飞早已预料,也不惊讶。“前辈果然修为高深,连我战家的独门蛊丹都可以抵御,在下佩服。”
  战家蛊丹,只要是大周国修士就没有人没听过的,据传言战家蛊丹,无色无味,令人防不胜防。“难道前辈的灵力还能运转?”
  战飞看着柯子明脸上波澜不惊,他也心中疑惑,难道自己的蛊丹真失效了?“我战家蛊丹,无色无味,在你们每天吃的山泉泉眼之中,我放了三粒蛊丹,不至于让你死,但是限制前辈你的能力还是有可能的。不知前辈现在还能发挥出几成实力?”
  战飞这话不可谓不毒,不管回答什么,战飞肯定会出手一试。
  轻摇折扇,战飞并不着急,对于此事他已经立于不败,不管柯子明如何回答,他肯定会出手试探。
  “战公子,你这是何意?”柯子明语气有些发冷。
  “没什么意思,只要前辈把那株灵药拿出来,我们之间就什么事都没有,而且,我之前答应你的条件全算数。”战飞手中的纸扇不疾不徐的摇着,嘴角挂着微笑,一脸的笃定。
  “我要是没有呢?”柯子明的眼睛紧紧的看着战飞。
  “那就不要怪战飞用一些手段了。”战飞手中的折扇猛的一收,眼神冰寒,“上!”自己的话音未落,手中的折扇射出一道凌厉的光芒,直奔柯子明的门面。
  黑蟒飞身而起,封堵柯子明的后路,周云双掌红芒闪烁从天而降,三人将柯子明所有的退路彻底的封死,黄顶则飞奔向另一边,前去洞府查探。
  黄顶刚一到阵法里面,就看到一团白雾将自己笼罩,一米之外的地方根本看不见,甚至神识都探不出去,黄顶早有准备,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块罗盘,没想到的是,罗盘的指针在原地滴溜溜的乱转,根本没办法运转。
  黄顶咒骂了一句之后,运转功法,掌中不断喷吐术法,在四周乱轰一气,收效甚微,只得退回,和战飞三人一起。
  “十三公子,这老不死的阵法根本破不开。”
  “我们抓紧时间,先弄死这老东西。”战飞话音一落,黄顶的身边就钻出两个一尺高的婴儿,全身上下漆黑无比,两只眼睛却是血红色,稚嫩的笑声回荡在柯子明的耳边。
  战飞手中的折扇上下翻飞,从各种刁钻的角度攻击,黑蟒的毒液喷溅,掉落在地面上,腐蚀出一个个黑色的斑点,周云一声声暴喝,两只手就像是蒲扇一般,上下翻飞。
  柯子明左挡右遮,灵气运行艰涩,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的抵挡和反攻,好在他的身体经过天劫洗礼,仅凭他们死人半步融身的境界,还不能把他怎么样。
  战飞等人攻击了半柱香的时刻,却收效甚微,战飞此时也想到了这一点。
  “不行,我们不能这样下去了,各位,都把看家本事拿出来。”战飞自己首先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拿出一柄金色小斧头,灵力涌入,斧头立刻就变得一人高,斧面上还刻着一个战字。
  黑蟒变化出自己的真身,十数长水桶粗细的黑色大蟒出现在众人面前,漆黑的鳞片密密麻麻的分布在全身,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。
  周云的双掌红的发紫,而且奇大无比,黄顶也不落人后,自身血婴也变成了五个,笑声连连。
  “斩!”战飞首先动手,金色斧头自上而下劈砍,柯子明连忙躲避,将自己蓄势许久的术法发了出去,将斧头抵挡住,只有片刻时光也足够柯子明躲避了。
  刚刚退出一步,周云的两只手掌就出现了柯子明的身后,掌风凌冽,一股浓郁的血气出现让柯子明几欲作呕。
  转身与周云对了一拳,柯子明借力飞了起来,还没等跳出战圈,黄顶操控的五个血婴就出现了。
  五个血婴就柯子明团团围住,稚嫩又诡异的笑声不断的回荡,震荡柯子明的魂海,神识更加不受控制,头痛欲裂。
  自己的招数根本无法发挥,用处的术法根本碰不到血婴,反倒是被血婴在柯子明的身上划出了好几道口子。
  黑蟒张开大口,从天而降,血盆大口之中喷吐出毒液,欲将柯子明整个包裹。
  战飞的大斧贴地而攻,周云的血掌,黄顶的血婴,黑蟒毒液,将柯子明团团围住。
( ←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→ )